#67红色的谎言X身世的秘密(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深蓝夜色下薄薄的一张卡牌连接剪影相互拉扯,有人缓慢松口,沾着口红印的鬼牌从唇边滑落,似一片落叶飘到地面。
  暧昧的火苗在气氛幽静的房间里蠢蠢欲动,唇齿间浅浅蘸取嘴上的朱红颜料,涂抹到带有温度的柔软画布上。温柔触感呼吸弥漫,潮湿空气朦胧情绪,金色瞳孔激起爱的涟漪,他的指尖跟随轻盈的歌吟往下游移,当手掌感知到脖颈脉搏的跳动,克制不住的杀意涌上心头。
  男人宽大的手从含情蜜意的抚慰到轻轻扼住她的喉咙,吻越发热烈血液愈发沸腾,掐在她脖子的手也不知不觉地收紧,直到窒息感袭来,危险的信号即刻触发了【大地之心】的防御机制。
  只听“咻!咻!”两声,还没等西索反应过来,他就被地面破土而出的数条红蛇藤死死缠绕,绑在念床上动弹不得。
  林恩护住喉咙轻咳几下,起身蜷腿侧坐,她看着眼前被粗壮树藤五花大绑的西索,没忍住嘴角上翘:“西索先生,这就叫作茧自缚哦~”
  她稍微勾勾手指,“咯咯咯……”油光水滑的红蛇藤缓缓蠕动将西索整个人推动起来被迫跪下,他双手被死死绑在背后,想要挣脱却束缚得更紧。
  林恩带着笑意俯身爬向他,就像是蜘蛛靠近网中猎物一般。她的双手沿着树藤摸索往上,然后捧起他的脸庞仔细端详。温暖的手触摸他的面容,她渐渐贴近对方的脸浅笑低语:“亲吻我还没说结束哦,现在让我来掌控节奏吧。还有温馨提示一句,不要再有危险的举动喽,这个红蛇子藤可是很凶猛的呢。”
  “嗯~有意思~”总是站在主导地位的西索突然处于下风,感觉也不赖。紧缚身体的感觉触动肌肉神经,温热的呼吸气流铺洒在他的唇角,燥热的气氛紧密围绕在二人之间,他眯眼诡笑满脸期待地主动凑上前来。
  只是他稍微一挪动身体,红蛇藤就往后下方拉扯快速勒紧,这种痛感对他来说是奇妙刺激的享受,引得下腹位置开始有了奇怪的胀痛感,“啊哼~~”西索不禁发出一声愉悦幸福的哼吟,眼圈也逐渐发黑,面目阴鸷了起来。与此同时温润香甜覆上他的嘴唇,女孩柔软细腻的亲吻和强烈疼痛的束缚交汇一体,似是身在地狱、灵魂却飞至天堂的错乱迷醉,令他欲生欲死难以自持。
  对于林恩来说浅尝遏止的吻刚刚好,尤其是西索在她心中的位置更像珍藏艺术一般的存在,不需要深入或过分激烈,所以亲吻他时就像对待宝物一般的温柔,是心怀敬意的爱慕。可是对方不这么想,浓烈的爱欲此刻快要从每个毛孔中溢出来,对西索而言不痛不痒的浅吻是折磨,停下来更是折磨,想要爱到发狂爱到支离破碎,直至死亡。
  “你心跳得好快啊。”林恩左手往下放在西索的胸口,掌心贴着衬衫感觉到加速的心跳,她凝望对方冒出细汗的脸,觉得情况有些异常。
  兴奋的神经、强力集中的想法、近乎疯魔的爱意在顷刻迸发的临界点,竟然一时间激发了他的念能力。指间颤抖着幻出卡牌,粘黏伸缩自在的爱从背后飞来,“唰唰”几下切断红蛇藤,树藤在强大的念气下枯裂并落地消失。
  林恩瞪大眼睛望着眼前意想不到的一幕,惊叹道:“居然打破了【大地之心】的防御系统,好厉害……”
  西索低头看着萦绕念光的双手,眯眼讪笑:“啊……原来你的防御还是可以突破的嘛~”
  “你好强,我好爱~”林恩从目瞪口呆变成一脸崇拜,不愧是我大本命,竟然能通过绝对防御打通“任督二脉”激发潜能提升自身的念,万中无一的绝世高手也不过如此了。
  “哼哼,其实……”西索紧盯着掌心若隐若现的红蛇藤叶,心中斟酌片刻,抬眸说道,“我们还算是有点血缘关系的哟~”
  “哈?!”林恩一秒傻眼,剧情好像往某种狗血伦理剧的方向发展了呢。
  西索似乎稍稍平复了情绪,念光变得微弱,他一声不吭打了个响指,简易念床破碎成无数扑克牌花色消散而去。西索平稳落地的同时顺带抚平了身上的勒痕,林恩虽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但至少落地还算及时。
  “林恩小姐,你可知道四大天王?”西索突然向她抛出一个问题。
  要说四大天王,首先就要表达一下:我爱黎明。林恩在内心演小剧场,她心里很清楚西索指的四大天王肯定不是她所认知的那四位和魔礼寿什么的,一定是指他这个世界的念能力高手吧。
  她只能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四大天王是当年爱丽丝城最后角逐城主的四位候选人,其中有一位就是你的生母:艾瑞斯~”西索在她面前变幻出四张牌卡悬浮空中,食指轻点第一张,牌面展示出来的就是艾瑞斯的大致轮廓身形,紧接着依次去点下面三张牌,显示出来的是她认识和陌生的面貌。
  “第二位:基裘·花叶络,现在是基裘·揍敌客,第三位:让娜·莫罗,第四位:万象·星~”西索收起牌卡,一脸笑意,“之后的结局你也知道一二,让娜技高一筹通过了灵池试炼,很不幸地当上了末日城主,而失败者会被逐出爱丽丝城。你的母亲去了一处不知名小村落,流浪的基裘被流星街接纳成了当地最强的人,至于最后一位……嗯~至今杳无音讯生死不明~”
  “所以,这和我们之间沾亲带故有什么关联?”林恩满眼疑惑地看着他。
  “当然有~”西索笑笑继续说下去,“你的生父佐腊菽·贝德和我的生母让娜属于同一族系,按照灵池碑文来说他们二人本该顺理成章完成同族婚姻,只可惜他们当时都另有所爱,让娜还以此为契机推翻了同族联姻的迂腐规则,创造了一系列新的规则,为爱丽丝城的居民带了更好的秩序~”
  林恩边听边思考,微微点头:“这么说来,我们之间有如此强的连接与感应,你能够打破我的绝对防御。不仅仅是因为血滴石,还有同族血缘的原因是吗?”
  “可以这么理解~”西索轻轻一挥手收起牌卡,眼珠微闪嘴角带笑接着说,“如今爱丽丝城的五大善人中,唯有白皇后是让娜的狂热信徒,哦~错了~应该是他印象里完美让娜的信徒~他的密室里集合了无数强者的死念包括让娜的,他的最终目标是打造至强的念能力者,但是以他现在的身体支撑不了太强大的念,而且死念若没有鲜活的能量供给养分便无任何用处~所以呀~他打造了一件容器为密室里的死念汲取营养,我欣赏他的胆量也很期待最强‘让娜’复活的那天~”
  “嗯?”林恩听西索说了那么多,不明白他的意图何在,而且鬼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爱丽丝城的陈年旧事、自己的身世之谜亦或是阴谋诡计,她兴趣不大;最重要的是陪他一番胡乱折腾后她饿了,于是想把最初的主题拉回来,“西索先生,你还记得你是来请我吃晚饭的吗?”
  西索见她兴趣乏乏便不多费口舌,瞥了一眼饭桌上腐烂焦化的晚餐,笑道:“你看看呢,这些腐烂的食物你要是想吃也可以哦~”
  林恩略显无语:“西索先生,你就别开玩笑了,我是真的很饿,你这里还有其他能吃的东西吗?要是没有我就回去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