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成功 j ileh a i.c om(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湘晴将目光移向牧初意,然而牧初意回避了她。
  “他是我大哥,请你也尊重他。湘晴,我们在一起的事先别公开吧。”
  不公开恋情,才能更好维护牧家荣誉,大哥话说的没错。只要最亲近的大哥没偏见,对他们恋爱持同意态度,公开与否没那么重要了。
  “牧班长,我没不尊重他的意思。我只是、只是……”她支支吾吾,羞耻心压着她无法正常呼吸,说话都有些急促,告诉他自己哥哥欺负她了,然后替她讨回公道?
  做梦呢。
  一个刚交的女朋友,一个亲生哥哥。牧初意帮谁,站在谁那一头,明眼人都知道。
  “我只是不想待牧宅兼职了。牧先生,麻烦你把一周的工资结给我吧。”
  牧归年眉眼闪过厉色,瞥了湘晴一眼,这一瞥,把湘晴吓得不轻,却故作镇定,“牧先生,我没有恒心,怕吃苦怕受累,实在胜任不了工作。明天哦不,等下我就打包行李走人。”
  有牧班长在场,牧归年不敢轻举妄动,装也会装得伪善,她趁现在提离职,趁早脱身,待变态身边一天,她都觉得是凌迟。
  “当然可以了。”牧归年浅笑。
  “那一周的工资我找厉妈要就好。”湘晴牙齿发颤,却没了开始那样紧绷,就在她打算和牧初意告别的时候,含笑的嗓音再次响起。
  “厉妈没权限给你开工资。你从秦秘书那里签了合同,应该走公司的账。”牧归年好笑的看着她脸上青白交错,逗她至少很有趣。
  “那我去找秦秘书。”湘晴转身就走。
  “别闹了。大晚上你出去遇到危险可怎么办!湘晴,我不懂你为什么当我和大哥的面说自己的缺点,辞职的事别提了成么。我夹在你们中间,很为难。”牧初意眼眶发红,他仅仅出去看个球赛,湘晴和大哥闹得这般不愉快,他夹在中间很折磨人。
  没想到牧班长会为难成这样,湘晴愧疚感立即涌上心头,她好笨,怎么能只考虑自己而不考虑牧初意?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想换一份工作。”胸口两个乳环活像两道枷锁,又看见牧班长不解的眼神,湘晴有苦难言,缓缓低下脑袋不再说话。更多免费好文尽在:p ow enxu e7 .c o m
  “于同学应该累了才说胡话,等睡一觉就清醒了,毕竟没什么工作能比得上目前的薪酬,不是么。”牧归年讥诮扫视着湘晴。
  湘晴想再反驳,可是牧初意不理解的目光萦绕着她,算了,晚些时候找秦催把一周工钱要回来,再卷铺盖走人,跳过变态总行了吧。
  “湘晴,我先陪你,等你睡着了我再回客房。”牧初意扭开主卧室的门把手。
  湘晴抖着腿上前握住他的手,摇摇头,迎上牧初意疑惑的神色。
  主卧室一片狼藉,尤其那张三米大床活色生香,走进便能闻见淫靡的气味。她怕,怕牧初意知道自己被亲哥哥碰过。
  牧归年将一切看在眸里,得逞的勾笑,换了个坐姿在贵妃椅上继续编码。
  “三弟,你们只是恋爱,还没到共处一间房的道理。回自己房间去。”牧归年声音形似懒散却充斥着大家长那般不可抗拒的威严。
  “好吧,湘晴晚安。”
  眼睁睁看着牧班长听话地走进客房,湘晴难受眨了眨杏仁眼,扭开门回主卧室。
  “过来。”
  湘晴闻声一愣,不动。
  “过来!还要我说第三次?”
  湘晴闭眼吸气,转身走近牧归年。
  “我会辞职。”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