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米恣(一)(窒息情节)(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米恣,身高185,文科生,年级第一,学生会会长,市优秀学生,永远的学生代表,运动神经很好,长得俊秀,尤其是一双桃花眼招人喜爱。
  父母是市委高层,世代从政,他理所当然的要做最出色的。
  老师们喜欢,同学们敬仰,一切都顺风顺水。
  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优秀是写进米恣基因里的,不用关心,他就可以像机器人一样按照程序活动。
  哭喊、玩闹、尖叫、嬉闹,这些东西不知何时从人生中敲除,米恣一直都是别人家孩子。
  米恣没有活着的实感。
  所以他最爱的活动是窒息,只有用塑料袋缠住脑袋或者将脑袋埋在水里无法呼吸,米恣才能感受到活着。
  最爱进行这场活动的地点是学校的天台。有时候,米恣会想,有天失手,尸体等发了臭才被发现,在所有人面前最完美的学生,竟然在天台玩窒息死了,这得多么讽刺而有趣。
  每当想到这个场面,米恣会设想所有人的表情,包括他那对假人一般的父母,该会是什么表情呢,失望、震惊、害怕、悔恨……想到这些,米恣感觉比撸管还爽。
  不过最近天台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一个女生总是拉着另一个女生在天台聊天,两人常常聊着聊着哭起来。
  一连好几天都这样,米恣怀疑她们是一对女同性恋情侣。
  为了保证自己的游戏场不被人打扰,米恣人生中少见的使用学生会会长的特权封闭了天台的大门,美名其曰为了“校园安全”。
  他才是这学校最不安全的因素。
  少了一对烦人的“百合”情侣,米恣终于找到了时机进行他的“娱乐”。
  一个不太结实的白色塑料袋,里面还有淡淡的熏香味道。米恣很讲究,就算要玩这些不入流的,也要保证自己能够享受全程。
  熟练地套在头上,一只手拿着尖锐的剪刀,手机也定好了闹钟,一切准备就绪。
  吸气、呼气、水汽弥漫、塑料袋变瘪,紧紧贴在张大的嘴唇上,鼻腔和嘴巴在抢空气。
  肺部开始发疼,喉头越来越紧,眼睛开始充血,身体不自主地开始抽动,米恣爽的要翻白眼了,他感受到了身下的勃起。
  还差一点,就快了,米恣一只手不自主地扯动着紧贴在脸上的塑料袋,另一只手狠狠地打着下体,裤子渐渐洇出深色的水痕。
  全身所有的毛孔都在抢夺空气,所有的血液都流到了头部,幻光在眼前浮现,米恣的耳朵叫个不停。
  叮叮叮~~
  他射了。
  等他在回过神去撕扯塑料袋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塑料袋竟然这么结实,不是他早上准备的那个!手边的剪刀早就丢的找不见了,由于窒息的太久,米恣的手已经没有力气了。
  真的就要这样窒息而死吗?除了后勤和安保,没有人能够上天台,米恣一定会交代在这里。
  终于,那些期待的表情就要在现实生活中出现了,米恣想到这里竟然又硬了。
  可惜自己看不到了。
  意识逐渐模糊,天上好像有鸟在叫。
  等米恣醒来的时候,他感受到一个柔软的嘴唇在给自己渡气,嘴里淡淡的烟草味随着一起传递给了米恣。
  “咳咳咳!”米恣突然起身,掐着脖子大声咳嗽,把旁边的女生吓了一跳。
  “别咳!吸气!”女生在一旁示范,喊着呼吸呼吸的口号。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