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H)(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柔软的床垫包裹着两个纠缠的身影,小夜灯照在林听的身体上,肌肤反射出玉一般的光泽。她跨坐在米恣的腿上,米恣起身搂紧她,紧贴着她的胸乳,啃咬起来。
  “米老师喝起奶来也勇于争先啊。”林听一边不自主地发出快乐的哼哼声,一边忍不住调侃米恣。
  胸乳超乎常规的柔软让米恣沉溺,他像在啃咬一团天鹅绒,而殷红硬挺的乳粒就像是嵌在棉花上的宝石。灵巧的舌绕着乳粒打着转,米恣用嘴包住整个胸部,不停地看着林听的反映。
  他喜欢看她生理性的颤抖,喜欢看她紧咬下唇的克制,喜欢看她不得已地呻吟。
  鼓胀坚硬的肉棒直挺挺地戳着林听的蜜穴入口,林听每一次因为他的吮噬而颤抖,米恣的肉棒就被柔软多汁的穴口轻蹭。
  “我想进去。”
  林听揉了揉米恣的脑袋,他的头发留的有点长了,再长一点就可以扎起一个小辫。柔顺的黑色头发就像是边牧的脑袋,米恣仰着脸看着林听,面色潮红,湿漉漉的眼睛漂亮又多情,可是精明挥之不去。
  “想进哪里?”
  作为一个被邀请上船的主舵手,林听迫不及待地抢夺主导权。
  林听喜欢骑在男人身上,她喜欢男人因为她的情欲而颤抖,因为她的性欲而发情,因为她的感受而震动。
  “想进……”
  带着汗湿的手突然抓起肉棒,不轻不重地剐蹭着肉楞,米恣弓起背,难受地大口喘气。话没说完,林听已经开始玩了起来。
  “进哪里啊?进得去吗?”林听凑到米恣耳边,挑衅地说道。她骑跨在肉棒上,一只手在臀后磨蹭着光滑的龟头。
  手的灵巧和穴肉的柔软,这两种不同的感受分布在肉棒的不同部分,米恣很分神应付林听的挑衅,回应林听的只有从马眼处不断溢出的前列腺液。
  “怎么进不去?”米恣恨不得咬着林听的肩膀,他快要射了,过分的刺激不适合身为处男的自己,“别的男人都能进去,单我进不去?”
  说着,挺着腰就往穴口处戳弄。马眼不小心蹭到了阴蒂,林听和米恣都同时一抖,二人间的温度升的更高了。
  “我要进去。”米恣突然禁锢着林听的双臂,一只手扶着肉棒,找位置。一个泉涌就在他的棒上,可是太过湿滑的穴口怎么也蹭弄不进去。
  好面子的米恣急得满面通红:“林老师怎么湿,急着坐船?”米恣用鼻尖蹭弄着林听的额头,“用湿哒哒的小穴握住船舵吧。”
  焯,林听从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很讨厌自己,只会放些阴阳怪气的臭屁的米恣,会说这样的话。
  不服输的林听啃了一口米恣的耳朵,引得他闷哼一声,随即林听又抓住米恣的肉棒,抢夺回了主动权。
  “我来帮帮你吧,处男小船。”
  米恣的肉棒不如江惜孟的长,但是好处在他的粗度和弯度,龟头生的也大,宛如一颗硕大的鸡蛋。米恣生的白,肉棒也呈现着淡淡的肉粉色,尤其是龟头是淡淡的粉色。
  穴口吞咽着大龟头,黏膜被撑得很大,呈现一种缺乏血色的白。腔穴中流出的水顺着柱身流满了米恣的肉棒,将他浇得滚烫。
  过于湿润紧致的包裹感,让米恣忍不住哼出声来。
  太紧、太湿、太热,他忍不住抬臀,却因为腔内的肉道紧闭而受到阻碍。被突然袭击的林听倒在米恣怀里,哼哼了几声,这让整根肉棒涨的愈发大了。
  “我想要。”米恣翻身将林听压在身下,“我想要你,林听。”
  双眼的对视似乎穿透了肉体的物理限制,两人的心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接近过,二人的脉搏通过性器的结合而共同搏动。
  真挚的愿望似乎真的打动了林听,她按住米恣的胸膛,安抚道:“别那么猴急,米老师。”
  扶着肉棒的根部,林听缓缓坐下。紧致的腔穴好像在吞咽着米恣的肉棒,润滑的汁液涂满了棍身,滚烫柔软的穴肉包裹着米恣所有的情欲。
  电击般的感觉从尾椎直冲大脑,米恣将林听的臀部狠狠按向自己的肉根。这一下的冲击似乎已经插到底了,底部有一个小嘴的软弹结构。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