呕吐(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抬头望过去,虽戴着墨镜,但这位壮男鼻梁高挺,嘴唇饱满,下颌长得性感极了,看眉骨和面中的立体程度,颇有西骨东皮的感觉。
  俄国也有不少人混有蒙古利亚人的血统,长这样也不奇怪。他还会中文,说不定是混血。林听觉得自己盯着他看有些冒犯,悄悄地撇过头跟翻译交流起来。
  从林听的目光放在这位壮男的一瞬,他就已经注意到林听了。
  她长得很漂亮,在这群接机队伍中有些鹤立鸡群,就是面色不太好,可能是时间有些太早了。
  “走吧,我们的车到了。”带头的老师笑盈盈地招呼大家。实际上她也下出了一身汗,之前车半天不来,几个人站在原地叽叽喳喳说了几十分钟。
  等几人上了车,发现位置不够了。林听作为小辈,主动提出自己打车回学校。其实她一直在犯恶心,一直没有时间去厕所,这些正好能脱离大部队了。
  俄国团队里一个秃头大肚子的男人招呼了一声壮男说了几句,壮男便举手跟林听一起走。
  “不能让女士一个人回去,我陪她一起走吧。”
  林听有些无语,礼貌道:“哪里有客人陪主人的道理,您坐着就行,我随后就到。”
  两方人员有些僵持,最后还是A大带队老师大手一挥,同意了两人一起坐滴滴回去。
  “你招待好人家,小林,按时到会场啊。”
  得,去个屁的厕所。
  林听垮着个脸,叫了辆车,很快就和壮男一起出发了。她不好意思坐前排,显得自己不热情,只好跟这位男士在后座挤一挤。
  “您好,你可以叫我尤里,中文名叫李游。”
  林听做了自我介绍后,头偏向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
  “您中文很好。”
  “我妈妈是华裔,不过她去世很久了。在大学时期,我曾在东北交流过一段时间。”
  好吧,说长的句子还蛮一板一眼的。
  距离尤里太近了,尤其是他这么庞大的身躯几乎占满了整个后座,林听不得不挨得比较近。
  不知是壮硕的人体温比较高,还是空调温度太高了,林听觉得自己坐在一团火的旁边。
  这使得本就晕车的她更想吐了。
  “师傅开开窗户。”林听用手扇风,好像热得不得了,“要不把空调开大点。”
  “哎呀,姑娘,咱们今天有霾,开窗户不好的。我给你调调空调吧。”
  即使空调开大了,林听依然觉得浑身燥热。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好像腹中升起了一团火,快要把她点着了。
  “你很热吗?”尤里问道,他摘下墨镜,一双带绿圈的琥珀色眼珠看着林听,让她感觉更热了。
  “有点,不过马上就到了。”
  胃里翻江倒海,林听感觉呕吐物已经在喉咙眼了。
  终于到了酒店门口,林听打算冲出去吐在草坪里,没想到一群领导出现在出租车前,迎了上来。
  有位非常热情的秃头领导欢呼雀跃地拉开车门,将准备下车的尤里堵在车里,林听本想从另一边下车,没想到这边门都打不开。
  我靠,我要……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