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视(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上课,是林听很喜欢的工作,教务工作,是林听最烦的。
  新换届的院领导高层新官上任三把火,喜欢组织召开教师大会,非要各位老师提一些教学改革方案。
  作为博后,本不应该来的,可是谭波每次都派林听来,而受老陈恩泽的老师们又对林听寄予厚望。
  她现在是骑虎难下,跟架在火上烤一样。
  “陈老师已经去世有两年了,自从她老人家离开之后,我们的这个教学任务啊就变得很艰难,你说对不对啊,小林?”
  刚还在打盹的林听猛地清醒过来,胡乱地摸了一下嘴角,瞥见了新院长微不可见地不满,强壮镇定:
  “其实A大的教学一直在全国名列前茅,而且有这么多前辈老师们共同努力,离开了陈老师肯定是损失,但是没有各位老师的努力,A大艺术与文化学院也不会坐上国内艺术学科的头把交椅。”
  林听环顾了一下周围人,神色各异,有的表示赞同,有的在看笑话,还有的明确表达出不满。
  “你的意思是,我们学院的教学工作根本不需要改革,一切照旧?”
  我的老天爷啊,林听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桌子上,神仙打架,小兵受罪,真是倒了大霉了。
  “我们肯定是要与时俱进的嘛。咱们教学改革也离不开新老教师的共同协作,还是多多交流,多多交流啊。我资历浅,暂时还是以学习为主哈哈哈。”
  “你就打太极吧。”新院长明显是想找个替罪羊来带头冲锋,没想到点了林听这么个棉花。
  从会议室疲惫的出来,看着院长发在群里的教学改革意见征集的任务,要求每个年轻学者都写一篇给他审阅,林听气得直跺脚。
  今天倒是攒了一身的火气,不知道往哪里发了。
  春天,不冷不热,乱穿衣的季节,操场上的男女有的穿羽绒,有的已经穿起了背心短裤。
  那个穿着背心短裤,还出了一身汗的少年就是江惜孟。
  今天的训练效果不好,教练已经骂得口干舌燥了,江惜孟依然找不到状态。
  “练不好就滚回去。”刘教练踢了一脚江惜孟的屁股,看着江惜孟蔫吧的样子,他气不打一处来。
  “滚滚滚!”
  江惜孟拎着水壶和运动包,缓缓离开操场。
  刘教练双手环胸站在原地,摇了摇头。
  青运会马上就开始了,江惜孟是最好的苗子,但如果按照现在的训练情况,估计入围都困难。
  旁边另一个拿着撑竿的少年,凑到刘教练旁边,小声问道:“咋了?”
  刘教练被吓了一跳,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喝道:“你小子!不准学他,好好练。”
  这位少年名叫程峦,皮肤略黑,长得还算清秀,是江惜孟的队友兼竞争对手。
  “据说……”程峦眼睛乱飘,凑到刘教练耳边道:“小江谈恋爱了。”
  听到这句话,刘教练沉默了。很多运动员,在年轻气盛的时候,爱情是事业的一劫。
  一定要找江惜孟谈谈。
  江惜孟冲完澡,湿着头发就躺在床上,无聊地翻着手机。
  她怎么这么绝情?从那天之后就没有联系过自己。难道自己只是这个女人的玩具吗?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