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罐子(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天之后甄淖一直战战兢兢地等待着结果,因为李炙没来, 她没理由再去顶楼的广播室,只每天刷新手机里的新闻。
  没有任何大事发生,甄淖的孤注一掷仿佛成了一个轻飘飘的笑话,杨琪琪也好几天没有出现,笔记本上最后一行字看上去像是她一个人的自作多情。
  这种感觉太压抑太难受了,她偷偷地吃了两颗药,于是又开始浑浑噩噩,等她再次从课桌上抬起头,发现李炙回来了。
  他穿着厚厚的外套,头上戴着一顶黑帽子,脸色……奇怪的红润,他桌上摆着一个黑色的罐子,仔细一看罐体并不是黑色的,漆黑的是里面的液体。
  然后她就闻到了很浓的中药味。
  “你生病了吗?”
  她下意识问出口,紧接着就觉得自己在明知故问,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说:“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谢谢关心,已经好多了。”
  从那以后他每天都会带一大罐中药来教室,但甄淖从没见他喝过,因此他身上并没有很重的药味。
  但那些事甄淖并不真的关心,她只想知道李炙有没有及时查看他邮箱里的文件。
  这天数学课高老师刚好讲到一道超纲题,甄淖趁机询问李炙有没有看过她代班长发给他的资料。
  李炙做笔记的动作停了下来,他回头看着甄淖,表情有些疑惑:“什么时候?”
  “就在上周叁,已经一周过去了,你都没有查看邮箱吗?!”
  李炙说:“我今晚会看的。”
  甄淖抓着他的胳膊,语气不自觉地带了些焦急:“那你一定要记得……全部都要仔细看,那是我…班长给你整理的资料,她很用心,你可千万不要辜负她的一片好意啊!”
  李炙轻轻点头,“我会认真看的。”
  大课间时他们一起到楼上学习,甄淖进门之前看了好几眼隔壁的校长办公室,门紧闭着,靠近了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估计没有人。
  广播室里的电子琴被搬走了,甄淖丢了魂似的呆坐在小椅子上,过了一会儿,她看到李炙拿着药罐子出去,连忙抓住他的胳膊。
  “你就在这里喝吧,我没关系,外面太冷了。”
  李炙说:“这个药的味道不好闻。”
  他还是出去了,没过多久,隔壁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甄淖猛地站起来,走到门口偷听起来,隔壁似乎来了很多人,隔着墙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甄淖走出去,故意路过办公室的门口往走廊尽头的洗手间走去。
  余光瞥到办公室里好几个穿制服的警员,她心跳瞬间漏了一拍。
  完蛋了!李炙不是没有看那些资料吗,为什么……
  她想起自己“落”在办公室里的东西,顿时无比心慌,她想到上一次是李炙帮了她,于是飞快地跑到洗手间里。
  在厕所外的洗手台前就撞上了李炙,他手里拿着空的药罐子,洗手台上的水龙头哗啦啦地冲着,黑色的药汁被稀释成棕褐色,成股地往下流。
  甄淖突然意识到什么,她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李炙,李炙面色如常,看她一脸慌张,出声问道:“怎么了?”
  甄淖眨眨眼,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李炙,你可以再表演一个原地晕倒吗?”
  李炙有些莫名,“什么?”
  甄淖说:“你不用做别的,只需要坐在地上就好了,嫌脏的话我可以把我的校服外套脱下来给你垫着……你要是不肯帮我的话我就把你不喝药的事……”
  李炙头疼地叹息一声,“好吧。”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