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阴蒂操得鸡巴好爽

清风徐来(粗口高h) 作者:应觉寒

骚阴蒂操得鸡巴好爽

      19
    你看过凌晨五点的窗吗?陈清来见了四年。灰蒙蒙的透着点蓝,水中捞月般在静谧中泛起涟漪,他大口喘气,手指在被子里上下浮动,抓着自己的那根肉茎。
    粗长的鸡巴将被子顶出鼓包,远看像山丘在颤抖。少年人倚靠着床头,湿泞的发搭在额头,一股浓郁兰香自手中绽开,他粗喘着一抖。
    “哈啊…哈……妈的…”
    这是第几次了?陈清来面无表情地翻身下床,走进厕所冲洗着。他拧开水流,春末未退的凉意冲刷着手指,洗去裹在掌心上浓郁的白浊。他垂眸擦拭着指间,心头燃烧的火焰未能被消去半分。
    鸡巴仍旧高抬着头,在赤裸着的两腿间耀武扬威,粗壮的茎身因颜色而少了些丑陋,但遍布的青筋仍显得它十分狰狞。陈清来伸手掐住,毫不留情地往下压下,试图将这份欲望在心中熄灭。
    他不喜欢却容易沉溺在这种,无法控制的漩涡之中。这是他循规蹈矩的人生中没有过的,没了束缚之后,他可以任由自己下沉。
    会沉到哪里,他不知道,也不在意。
    你印象深刻的初见,不过是他安排后的必然结局。而那些都不重要了……现下,鸡巴被骤然收拢的甬道夹紧,一股粘液分泌着浇在龟头与茎身接连的沟壑处,软舌般湿滑的腔壁紧紧裹挟,陈清来薄唇张开在你颈边摩挲喘息着:“嗯、哦……骚逼夹的好紧…哈啊…放松…一点。”
    过于寸步难行的紧致,唤回他飘进回忆的魂。
    他湿热的呼吸喷洒在你颈周,泛起细碎的痒意激起一片鸡皮。引得你无端颤栗,细腰泛酸,软倒在他怀里,可你忘了那根埋在体内静止的欲龙,倒下的阴道吞吃带进,一下抵上了壁。
    “呃啊啊啊!呜呜…好涨…哈啊…骚逼吃不下了…真的、哈啊啊啊…吃不下了…”你弓起腰身,像被烫熟变得通红扭曲的虾背,将脸埋进了陈清来胸口。讨好地舌头舔舐着他锁骨边的汗液,攀着他背部的手指颤抖着蜷缩。“太…太深呃啊…”你的小腹被顶得突出,放眼望去,相连的下体仍旧得以窥见他裸露的茎身,你双目失神,“怎、怎么会…”明明鸡巴已经插满你的骚逼,你忍不住伸手去抚摸那截肉柱,刚好一个手掌的宽度,足以你两手收拢握住:“嗯…鸡巴好大…太大了…呜呜…”你被插得脑袋发懵,甚至胡言乱语。
    陈清来被你舔得呼吸加重,托着你屁股的手向上抬起,你清晰地感受着那根粗壮的肉柱从甬道脱离,青筋暴起的茎身刮磨拉扯着你的阴道内壁。
    “骚逼咬得好紧…是不是舍不得我出去…?”被巨茎撑开的蚌肉紧紧舔吮着棒身,挛缩的腔壁抽搐着收紧。你难耐地闭上眼睛,柱身熨帖着你的掌心来回滑动,抽出的龟头压上外壁,顶开覆盖在外层的蕊瓣碾上阴蒂。
    发硬的阴核对准龟头上的铃口嵌入,你和他一起猛然颤抖。骇人的快感从足心一路上窜,激得你腰身一软,噗嗤一声包裹住整个龟头顶端,逼口噗得喷出潮水,大多浇在了陈清来发颤的鸡巴上。淋得柱身发亮,撑大的穴口翻着嫩肉,掺和的星点粘液点缀地挂在逼口。
    “哈啊…啊…陈清来…”你呜咽着,过多的空虚让你无助地挺起胸,肥硕的奶子挤压变形,遍布吻痕和手印。被舔得湿泞的乳头痒得厉害,你挺着奶子在他胸口乱拱。
    才片刻你就想念他粗暴地揉捏,五指收拢拉扯着你的奶子上提,并起的指根夹扁你的乳头,再扇着巴掌打得奶子晃动,颤出残影的波浪。
    陈清来捏紧你的臀往外分,将鸡巴嵌入阴蒂更深,他喘息着:“呃…再骚一点。”绷紧的逼口颤抖着像是轻啄细吻着他的茎身,水汽弥漫的浴室里氲着朦胧雾气,隔着玻璃两道交缠人影。
    他的手一点一点向上延伸,抚摸过你打颤的尾脊骨,沿着那条沟壑轻划,低声唤着:“骚宝贝…小贱逼…哈…看来你喜欢这句。”你听得身心一颤,穴口挛缩着吐出一股粘液,淫水顺着蕊瓣外翻,一道银色淫线悬挂在他两团囊袋之间。
    陈清来喟叹着吻住你的唇,吞咽着你的呼吸,舒爽的呻吟声消弭在交融的舌尖敲打出淫靡的旋律,津液打湿唇瓣,他探舌舔过你的上颚,磨着上腔抵进嗓子眼,寻着软腭吊着的小舌拨弄。
    “呜呕…唔啾…啧啧哈啊…”你的唇被撑得无法闭合,大张着嘴巴任由他来掠夺,舌头努力追随他的舌根,卷曲着被含吮吃进嘴中,又拖到半空中互相触碰。
    阴蒂被紧紧夹住,渗出的腺液喷吐在核,震得酥麻无比,你忍不住抽搐着双腿想要往后逃离——那感觉太恐怖,堪比羽毛搔刮脚心,却拽紧你的双手双脚,只得缩着屁股向后退,那致命的袭击却紧追不舍,长驱直入含住夹紧。
    “咿啊啊啊啊!唔…啊…”吻隙里泄露的呻吟断断续续,夹杂着痛苦的尖叫又被他咬着舌头吃进肚里。鸡巴追着那粒阴蒂碾磨,直至整颗肉芽都钻进马眼,陈清来浑身的毛孔舒张着颤栗,腺眼被刺激得麻痹着茎身,鸡巴上的青筋一阵暴起,整根肉柱都剧烈抖动,骇人无比。
    他伸手掐住你的臀瓣大力往两边掰开,露出你双腿间大张有两指宽的洞穴,被挤压得外翻的蕊瓣无力颤抖,你不断挛缩的逼口一阵痉挛,贪婪地张开嘴唇。
    口水交缠着发出津液吞食的水声,你已无暇顾及那根舌头,纵使它快要插进喉咙,你不住地上扬脑袋,急促地呼吸,最要命的是一直被铃口吸咬的阴蒂,那龟头还一直向上顶。
    你整处外阴都被操透,挣扎着想要后退时又被按着屁股往里插进,硕大的龟头打在阴部,插得你穴口发麻,滚烫无比。灼热的鸡巴稍稍后退,吐出你的阴蒂半截后又挺腰顶进,陈清来吐出你的舌头,舔过你眼角滑落的泪,“哈啊…啊…骚阴蒂操得鸡巴好爽…宝贝…再用点力…哦…”他脖颈微微扬起,喉结顺着他渐重的喘息上下滚动,你被诱惑得凑上去轻吻。
    “哈啊…啊啊啊!阴蒂…阴蒂要操烂了…”你抽噎着舔吻他的颈,笨拙地抬着腰,纵使是恐惧得如深渊般的欲望缠住脚踝,你也心肝情愿地沉了下去,屁股狠狠坐下:“咿啊啊啊啊!”
    陈清来身子一抖,清俊的面容在此刻都爽得有些扭曲,他张唇咬住你的耳垂,掰着你屁股的手劲加重,将逼口撑得足以整根插进,被你的阴蒂贯穿插满的铃口剧烈收缩,两侧垂着的囊袋抽搐发紧,鸡巴涨得发紫,青筋暴起。
    “射了…要、要被骚逼的阴蒂插射了…”你惊惧地抬起头:“阴蒂还在里面…不、不要啊啊啊!咿……”话音刚落,一股冲劲极强的水柱向上倾泻着喷涌而出!“咿呀啊啊啊啊啊!”你双腿绷紧,腰间泛酸,酥麻得脚背弓起,紧抱住陈清来双肩的手臂收紧,五指蜷缩——精液冲直接冲出了你插在里面的阴蒂,被咬得有半截小指长的肉芽被冲刷着打回内壁,垂在外阴。
    你敏感无比的蕊瓣被这股热液浇透,淋着灌进后抽搐两下,尿眼微张,噗呲一声喷出股水液,淅淅沥沥地淋湿大腿,浇在陈清来的脚背。
    “哈啊…哈……”连喘息的力气都渐渐流失,你失神地伸手朝身下摸去:“呜呜…坏了…怎么办…呜哈啊…骚逼、骚逼被玩坏了……”无法合拢的逼口流淌着肆无忌惮的淫液,混着湿热的尿水拍打你的掌心,冲刷着指间一点点地往下滴。
    脱垂的恐惧令你站不住脚,歪着身子往陈清来怀里倒去。陈清来伸手抱住你的臀,颠起后将你勾搂起面对面抱在怀里,你本能地搂紧悬挂在他肩颈的手臂,赤裸的下身随之相贴,你听见他更重的喘息,夹杂着湿气的呼吸扑洒在你耳廓,他揉着你的屁股将鸡巴挺进你松开的逼,甬道连带着外阴都被淫水打湿的滑腻无比,半臂长的粗壮茎身一挺到底。
    “哦啊……鸡巴、鸡巴插进…进来了…”你被这根庞然大物捅得屁股一抖,颤栗着两眼上翻。湿泞的呼吸舔舐着耳朵,低沉地被情欲染色后沙哑的声音摩挲着你的耳膜,像舌头一样色情地舔过:“我抱你回去。”
    -
    我想我还是需要鼓励……

骚阴蒂操得鸡巴好爽

- 御书屋 https://www.xt5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