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射了他一脸

清风徐来(粗口高h) 作者:应觉寒

尿射了他一脸

      08
    其实像这样吃你的逼,对陈清来而言并不是第一次。他早就在无数个你昏睡的夜里,吮着那处蚌肉将舌头插进去模仿性交的频率操了你不知道多少回。
    就比如你回忆里,他淋了雨后有些可怜兮兮的那晚。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少年人早就攒紧了满满一掌心的迷药,那是他在情趣用品店里淘来的私货。只需要一点儿,兑着水喝下去当场断片,再不需他做些什么,你就任人宰割。
    只要你说不。
    只要你不同意。
    他随时有机会用这些药来迷晕你,陈清来冷着脸,被雨水打湿的白衬衫下的胸膛虽着他不平稳的呼吸来回起伏,他虽站在原地,却有十足十的把握抓住你。
    结果也正如他所愿,你不舍得,你回过身靠近。
    你拥住这个雨夜里你觉得可怜的小狗,他却在你看不见的背后露出淡漠凛冽的笑,随时可以张嘴撕咬住你的颈。
    你带他上楼,带他避开父母回到自己的房间。
    少年趁你背身时面不改色地碰杯将药倒进,他苍白着脸朝你递上这杯饮过一口的热水。
    那时也是这般关心,“别感冒了。”
    你并不推拒。
    吵架带来的冷战期让你也并不好受。
    陈清来紧盯着你的唇,看着你唇齿张合着吞下水,舌头恋恋不舍地舔了舔杯壁。他喉口一阵干涩,不自觉地挪开视线。
    直到你眼皮打架,扶着脑袋,顿感莫名其妙地趴了下去。又在即将脸着地的同时,陈清来伸手扶住了你。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你。你浑然不觉,你甚至睁不开眼睛。茫然一片中,你浑身无力,深陷梦境。
    “……为什么。”陈清来把你抱进怀中,他嗓子干哑,低声询问。
    他知道你现在什么也听不见,也就是说,他对你做什么都可以。
    陈清来伸手扫开遮挡住你眉睫的发,指腹搭在你额头轻抚,同外面阴雨连绵一般酝酿着一场暴风的眼底晦暗不明。
    他伸手解开你的衣服,喃喃自语:“你知不知道我每次看见你,都想要这样,把你扒的一干二净。”
    你的衣裙随之落地,堆积在床边,他低下头吻住你的唇,贴着摩挲后转移阵地含咬住你的耳垂,一字一句低声:“好想你每天就光着身子给我看,这样我用鸡巴操你就不用再给你脱内裤了……”
    如果你听得到,你一定会从迷药中惊醒,哪怕他倒了快一半的分量。因为这根本不像他平日里会对你说话的语气。
    下流的,粗俗着,伸手扶着自己的鸡巴在你屁股上乱顶。
    “哈……妈的。”陈清来握紧鸡巴根部,张嘴咬住你的耳垂。光是这样隔着一层布料,他就要把自己蹭得想要射了。
    “没关系…”陈清来垂下头,偏过脸蹭着你的下巴。另一只手解开在你胸口脱掉松垮挂着的胸罩,一手包住你微微颤抖的奶子。他并不娴熟,甚至手法生硬,只凭借着本能用手指圈着你的乳头乱抠。
    勃起的庞然大物抵着你的屁股上下滑动,长得插入你腿缝之间后还能突出一截,陈清来屈膝夹住你的大腿,使得你的两腿只得牢牢夹紧他的鸡巴。
    他就着这个姿势挺胯抽插,将你的屁股比拟飞机杯的用途套弄。
    陈清来低头注视着你的胸口,不能一手包住的奶子在五指收拢抓紧时又从指缝间溢出,他大力揉弄两下,指尖拨弄着那粒自觉突起的硬粒。“你对我也很有欲望吧……”他低声喘息,感受着你紧闭双腿熨帖在他鸡巴上的骚逼。
    两团未经人事的蚌肉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近距离亲吻着他的性器,娇软的身躯就这样乖巧地靠在他的怀里。
    陈清来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甚至往大了说,这就是在犯罪。
    迷奸自己提分手的女朋友……陈清来低喘着眯了眯眼,蓦的腾盛的欲望使得他挺腰在你逼口用力一顶,鹅蛋大的龟头挤压着内裤戳进去个凹陷。
    马眼挛缩着喷出几道灼液,顶着你不断收缩的逼口一阵激射,喷的内裤都抵挡不住,浓稠的精水渗透布料,丝丝点点的糊在你抽搐着的穴肉上。
    “…啊…真对不起。”嘴上淡淡向弄脏了你而道歉,陈清来不紧不慢地挪开手。
    他抻着你的下巴将手指塞进你的嘴里,屈指捻着你的舌头,不怀好意地往外面扯。
    陈清来顺着你的耳垂往下吻,上下其手地夹着你的舌头拉扯,疲软不过两秒的巨物再次勃起,精神抖擞的在你逼口晃动。“老公这就帮骚逼舔干净…”
    他把你放倒在沙发边,拿过枕头垫在你的腰下面。你歪着上半身,几乎半个身子要掉下床沿,往后倒着的头靠着放在地上的枕头,仰着脖颈抬腰送出胸口的两团高耸。
    陈清来分开你无力并拢的双腿,提着你的脚向上往你胸口下压,他只需垂眼便能看尽你整片穴口,包括臀沟里收缩着的幽闭屁眼。
    此刻的你在他面前毫无保留。
    陈清来低笑,伸手在你逼口轻扇了一掌:“别抖。还是说,你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感受老公的舌头?”他屈指将你的内裤扯开,却也没有脱下,只箍着你的臀部压至一侧,半遮半掩地露出你的穴口。
    “我听说…”他嗓音逐渐低沉,缓缓俯身。“毛多的女人性欲也强…”陈清来分出一指探进你的丛,蜷曲着的黑丛纵使纤细也会像小草一样扎手。他沿路向下,抵开两瓣遮挡在外的蚌肉,“我的女朋友不仅毛多,这里还是浅浅的粉色……还没有摸到就淫贱地流水了。”
    他说到后面嗓音也渐渐沙哑,指腹也随之下沉着没入,抚过两瓣花蕊,沾了沾从中分泌的水液,黏糊着拍出一缕淫丝。
    “好骚……”陈清来提起你的双腿,使得你整个身子愈发下垂,整个上身倾斜在外,只有两腿当做支点被他架在双肩。
    少年挺拔的背足以遮挡住你的下半身,他只需点头,鼻尖就能埋进你的逼口。温热的呼吸喷洒着花蕊般的骚穴,他先是轻嗅,再拱开你外掩的蚌肉,勾着你的内裤将唇舌欺覆。
    薄唇先是轻吮,再是张口整片含住,舌头抵着那处小眼舔弄两下,又包着尿眼用力吮吸。
    骚味弥漫在舌尖,湿润的逼肉黏糊着被他的下巴欺压,他舌头下滑,顺着你的穴上下滑动,湿热的肉根裹着你的花蕊,用力细舔着阴径描摹外廓。
    你只皱着眉,脚趾不住往里蜷缩,不由自主地合拢双腿,将少年的脑袋夹紧在骚逼门口。
    陈清来扇了下你的屁股,略微退出到可以呼吸的距离,你喷出的淫水打湿他的鼻,连带着眼睫上都粘着一点透明的粘液。
    “…不听话的贱逼。哈啊…啊…老公让你高潮了吗?”陈清来粗喘着自问,猝不及防被你的淫水颜射,陈清来兴奋得语气上扬,掰着你的蚌肉往外一扯,你被舔开的逼口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喷溅不止的淫液潺潺汩汩地流出。
    淫水打湿他的唇,顺着下颚往下滴。陈清来只退了半寸,又张着唇碾盖上你的骚逼,卷着舌尖顶开那处还在喷涌的泉眼,将整根舌头都插了进去。
    你不安地弓起身,未能吞咽的口水都流了一脸,脚背爽得抻直,骚穴用力夹紧了那根入侵的粗舌。
    密密麻麻的舌蕾来回伸缩着舔弄你不住收紧的穴道,四方而来的挤压让陈清来寸步难行。他这下没再控着力道,巴掌打在你屁股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啪,只一下也没停手,在交错着落下的掌掴下,你的穴口本能般一缩一放,陈清来算准时机,随着频率舌奸着你的阴道,牙齿裹着你逐渐翘起的阴蒂一并含吮,在你裹紧得他缩不回舌头时轻轻一咬!
    噗呲——!腥臊的尿水冲刷过陈清来的脸,临头浇下,包括他吮吸进唇的潮喷。山洪倾泻般朝他席卷,他不闪躲,大力吮吸着你仍在战栗不止的逼,吞咽着,手劲大的在你屁股上掐出一片指印。
    腥臊扑鼻,他无人抚弄的鸡巴在空中摆了两下,竟是跟着你的尿射一起喷了。
    射过后稍有稀薄的精液冲击着你的屁股,连带着没入臀沟,又顺着峰回路转,沿着脊背一路流至你的发间……
    -
    可能凌晨还有一更吧,没有就是,没写出来()
    这个人细究感情线又开始写的墨迹了dbq
    老想在肉里找剧情(点烟

尿射了他一脸

- 御书屋 https://www.xt5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