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让让我”(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又是噩梦,梦里很多躲不开的手控制了她的身体,把她扒光,然后把玩、虐打。
  她梦到自己蹲在人群中间,蜷缩着,抱紧了赤裸的身体,抬头能看到的全都是冷漠的眼刀,和听不清内容的嘲讽嗤笑。
  于是她从梦中惊醒,额头上全是冷汗,在剧烈的头痛之中大口大口地呼吸。
  黎倾冉从小到大都在习惯性地被噩梦困扰,只是小时候的梦里更多是奇形怪状的妖魔鬼怪,长大之后梦里欺凌她的角色就都变成了面孔清晰的人。
  顾承晗一直睡眠很轻,理所当然地被吵醒,他意识到她的状态很不对,于是伸手打开了床头的灯。
  他坐起身,身边的女孩眼眶通红,看起来惊魂未定。
  “怎么了乖乖?”
  他话音刚落,就被小姑娘抱了满怀。
  “老公...我害怕怎么办...”
  他是不允许她睡觉的时候穿衣服的,所以小姑娘扑过来的时候身上也是光溜溜的,又香又软,手感极好。
  顾承晗的手从她的后背滑到她的小屁股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揉捏着。
  “害怕什么?”
  他有些心猿意马,并不是很在乎她害怕什么,相反,他更在乎能不能再操她一顿。
  女孩亮晶晶的眼睛里全是泪,温顺地趴在他肩上哭:“我不想离开你......怎么办啊老公......”
  顾承晗笑问:“你梦见老公不要你了?”
  黎倾冉用力地摇了摇头:“不是,是我,马上要去苏城录节目了......你陪我一起去行不行......”
  她就是很黏人,就是特别特别依赖他,想到录节目那一个多星期都抱不到他,她就会控制不住地恐惧和焦虑。
  “因为这个做噩梦?”
  “也不是,我很爱做噩梦,没什么原因。”她好委屈,小身子在男人怀里蹭来蹭去,小狗一样摇尾乞怜:“不过,肯定有一部分原因是太想你了~”
  “不可能的宝贝,我没安排那么长的假期。”
  更何况苏城他早就因为公事去过不下十次,实在是挑不出什么新鲜感。
  黎倾冉还是不肯放弃,小胳膊紧紧地抱着他:“那陪我一两天可不可以?求你了哥哥......”
  她的那双眼睛美得脆弱,整个人像只宠物一样在他怀里臣服地乞求着。
  的确有点心软了,恨不得答应她所有的请求。
  “先睡觉吧,明天再说。”
  他于是推诿一句,把商量的事情留到第二天思考。
  他最终还是没有陪她去苏城,小姑娘临走的前一天哭得特别伤心。
  也不光是因为舍不得,他猜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原本答应了她,答应她只要这几天让他随便操他就同意陪她一起去。
  于是原本就任他摆布的小姑娘变得更乖了,这些天浑身上下都被他又抽又打,连小屁眼都被操了不止一次,每天他放过她的时候都是凌晨三四点钟,黎倾冉累得手指都抬不起来,还是不会忘记在睡去之前问他满不满意。
  可是她忘了他本就是个奸诈的商人,口头的承诺向来容易反悔。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