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凑十回:离丢盔弃甲就差一步

碾碎温柔 (1v1 年下) 作者:浅炽

拼凑十回:离丢盔弃甲就差一步

      孟希也晚上陪温凉应酬,对方几个老总远道而来,吃腻了山珍海味,点名要尝尝地道的晏城家乡菜。
    温凉早早地就定下了当地比较有名气的一家本帮菜,不仅色香味俱佳,价格还实在,只是包房总是特别难抢。
    几位老总原就酒量都不差,天南地北聊开后更是兴致大好,红的白的一起开。
    温凉谈生意手腕一流,却不擅长应付酒桌上的场面话,季燃去京城出差,挡酒的差事自然就落到孟希也头上。
    她端着酒杯笑得千娇百媚的同时还能够侃侃而谈,刁滑得把那些奇奇怪怪的劝酒理由给绕开,再安个更高明的帽子扣回到对方身上。
    一场下来,对方喝倒了几个,孟希也一点没上脸。
    散场的时候,温凉要送她,她不肯,不过十几分钟的距离,想就借着夏夜的风散散酒劲。温凉喝得头晕,明天一早还有晨会,不再坚持,但嘱咐她到家务必电话。
    晚风像有触觉似的,温柔地抚弄过脸颊,又暖丝丝得往下淌,撩得人欲醉不醉。
    好不容易远离了喧闹,孟希也终于有机会一个人静静待一会儿,她需要保持清醒,说不准那小崽子今晚就会坐不住追过来,那就又是一场硬仗。
    但想起前几天重逢时候他对自己冷淡的样子,心头就燃起了无名火。
    真的也好,装的也罢,她也担心或许自己真的对他而言没那么重要了。
    这么瞎想着就已经走到小区不远的快递柜,正准备瞧一眼有没有快递,两下突如其来汽车喇叭声迫使她回头。
    小崽子不会这么没品,她猜到是谁,没有犹豫就往前走。
    她这一走,车里的人急了,慌慌张张跳下车,尾随过来,堵在她面前。
    孟希也被逼停,发现又是隔壁那男人,原本在胃里相安无事的酒气顿时翻江倒海起来。
    男人被她盛装打扮过后的画面一瞬间拿捏住,打了好几遍草稿的儒雅和涵养全都就着夜风吹散。
    脸红心热,更要命的是五脏六腑的灼热都往身下蹿。
    今晚一定搞定她,男人心想。
    “我刚在荣馆看到你了,”男人假惺惺地笑,露出两排不怎么整齐的牙齿,眼神里写满了明明白白的欲。
    他在大厅用餐,孟希也一进门就立马注意到,她这长相和打扮,走哪儿都招人。
    他借口方便跟着她上了二楼,后又见她进了包房,里边坐了几位大腹便便中年男人,他听见孟希也和他们一一打招呼,在姓氏的后头都加了抬头,不是xx总,就是xx董,之后包房门就被关上。
    中年,油腻,秃顶,再加上一身奢侈品,满满的不屑在男人心头油然而起,他几乎第一时间就把孟希也档次给定了性。
    但不屑过后,还有几丝兴奋。
    没想到只是个装清高的,那他也就不用再伪装下去。
    见她厌恶地退后一步,男人的眼睛不安分地在她身上乱转,语气强硬起来,“别装清高了,你这样的我见多了。”
    孟希也原本准备喊保安的,没想到男人撂下这么一句,有点错愕,突然就准备听听这傻逼接下来要怎么找死。
    男人以为自己说中了,笑得猥琐起来,“没想到晚上才是你的上班时间,不过也对,就你这长相,不好好利用利用是挺亏的。”
    “陪那些油腻的中年人有什么意思,都一副阳痿模样,倒不如来陪我。”
    孟希也哼哼了两声,骨节咯吱作响。
    她轻易不动手,但谁叫眼前的人不是人。
    男人看到她冷下脸的气急模样,更受用了,荤话说得更顺溜,“不就是钱么,我也有。”
    划开手机翻出几条股票基金的买卖记录,在她眼前晃悠,“今晚你把我伺候舒服了,这几支赚到的都给你。”
    此话一出,孟希也松了拳头,她觉得碰这种畜生都嫌脏,手机已经在手心就位,划开警方app直接报警。
    孟希也不吭声,男人以为她还在犹豫,又凑近了点,浓郁的香水味熏得她更恶心,“别担心,我女朋友出差了,我保证今晚......”
    话没说完,冲着他鼻子过来就是一拳,紧接着第二拳,第叁拳,拳拳到肉,衔接得行云流水。
    男人挂了一鼻子血,嘴里没说出半个字,血沫就灌满了口腔,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打翻在地上。
    孟希也花了几秒钟才回过神,紧接着就瞧见了立在白光路灯下的顾晏屿,表情很冷,眼神很厉。
    他的脸有些过分英俊,加了美颜和柔焦都不能比,只是这会儿暴怒,狠绝劲从深锁的眉头渗到紧绷的下颌,在起起伏伏的喉结上来回跃动。
    黑西装敞开着,里头一件黑白条纹衬衫,皮肤白得很耀眼,脸好看,生气的样子更好看,又野又奶。
    “混蛋,你特么谁啊.......”倒在地上的男人含含糊糊问。
    顾晏屿又是一拳,男人的脸被打偏过去,喘着粗气瞪他,却不敢再吱声。
    他的眼神要吃人,恨不能把地上的人大卸八块。
    他的姐姐,疼都来不及,什么时候轮到被这种渣滓侮辱。
    男人哆嗦着不吭声,顾晏屿也不屑跟他多说一个字,肩膀斜下几寸,单手褪下外套,盖在孟希也身上,又挡在前边,把她遮得严严实实,只低声对她说;“报警。”
    孟希也点头:“刚就报了。”
    警察来得及时,孟希也简单交代了情况,还提供了上次男人骚然她的音频,当然也有平时她捕捉到的一些线索。
    警车的动静不小,惊动了小区门卫大爷,孟希也平时总会送些新鲜的瓜果蔬菜给大爷,一来二去也熟络起来。
    大爷跟着义愤填膺地骂,顺便还帮着作证男人已经不是第一次骚扰楼里的独居女生,之前还有个女生因此受不了搬走。
    警察见男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忍不住骂了句活该,不过还是教育了顾晏屿几句,“这种人渣,动手不值得,下次别这么冲动。”
    “不过心情很能理解,女朋友碰上这种变态,谁能受得了。”警察拍拍他的肩,又留下了两人的联系方式,将地上的男人拷上带回去教育。
    警车开走后,小区外恢复了宁静,孟希也向门卫大爷不断道谢,大爷摇着蒲扇,胸脯翻滚,也是气得不行,“这种败类,就该多关他几天,小孟啊,碰上他你就该喊我,大爷不会对他客气。”
    “谢谢大爷。”
    “没事,你晚回来一定要注意安全,”大爷扫了眼还站在那里的顾晏屿,朝她使了个眼色,“那是男朋友?我看这小伙子不错,是该给那混蛋来点教训,虽说现在是法治社会不该冲动,但你说对付这种垃圾,不给点教训真是气不过。”
    孟希也身上盖着他的西装热得冒汗,心里却甜,和大爷道别后,慢吞吞走回来。
    顾晏屿的脸色还是不好,气不顺,正冷冷盯着她,有一百句质问的话都憋在喉咙口现下却说不出来。
    “走么,上去说好么?”孟希也问
    顾晏屿没抬脚,气得头重脚轻,浑身的血都在沸。
    孟希也笑了,去拉他,“走吧,难道要在这儿站着说话?我可不想大晚上在这儿受一通恶心后再接着喂蚊子。”
    她把他的手从裤袋里拽出来,掰开紧握的拳头,顺着指缝嵌入自己五指,拉着他往前走。
    十指交扣,掌心相触,一下就贴近了疏远的距离,顾晏屿都没来得及不情不愿,冷淡的假面就被轻易融化。
    他回味了几秒后,觉得不能上来就被她牵着鼻子走,淡淡道,“松手。”
    孟希也在前边勾着嘴角心情不错,小崽子手还是那么好看,总有让人想十指紧扣的冲动,所以她就直接了当这么做了。
    听他这么说,也没纠缠,直接松手,“好吧。”
    她这无所谓的态度还真激怒了顾晏屿,一股闷气拱到脑门,电梯门一开就撇下她,先一步进去。
    孟希也偷偷观察他,逗他的意图更浓。
    下了电梯,她故意走得很慢,让顾晏屿走在前头,就想看他摸不到门的反应,这一层好几户人家都没贴门牌,不是熟悉的压根分不清。
    果不其然,顾晏屿虽然知道门号,但转悠了圈没找到,脚步有些茫然,但又僵持着不愿意回头和她对话。
    孟希也好戏看够了,上前几步,把他拉回来,又去牵他的手,凑近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你知道是哪个门就走那么快,大晚上的我又不好在楼道大声嚷嚷。”
    顾晏屿眯起眼睛,不快的眼神分外明显,却没再拒绝,打算进家门再跟她算总账,暂且按下怒意。
    孟希也开了门带着他进去,一股朝潮的霉气扑面而来,顾晏屿皱了下眉。
    灯打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套还算干净的一室户,门边上是开放式的小灶台,两把折迭凳,紧接着就是一眼望到底的衣柜,单人床和窄小的浴室。
    顶灯歪歪扭扭,墙壁斑驳开裂,地板也翘起来几处。
    顾晏屿环视了一圈,心疼瞬间湮没了所有的小别扭。
    孟希也对他呆忖的神色并不吃惊,因为她在温凉脸上也看到过。
    这一室户的小屋子并不简陋,只是和她之前住的那些豪宅做比较,落差太过明显。
    她拿了双干净拖鞋放到他面前,招呼他,“进来吧,我这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说完从迷你冰箱里拿出两瓶气泡水,往他手里塞了一瓶。
    她将身上批着的西装挂在墙上,有些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衣柜没地方挂了,将就一下。”
    顾晏屿换了鞋,只往里走了两步,就觉得寸步难行。
    他在给自己缓冲的时间,哪怕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要给孟希也一点教训,看到眼前的画面心里就止不住得抽痛,咄咄逼人的话就都憋了回去。
    突然,隔壁传来敲敲打打的声音,没多久楼上的孩子尖叫着往地上砸玩具,间或伴随几声家长的怒斥。
    他们被一圈噪音包裹,明明已经十点了,可这里的“夜生活”好像才刚刚开始。
    孟希也坐在折迭凳上,悠哉哉地享受着气泡水把那些噪音天然屏蔽,身上还穿着小礼服,发型和妆容都精致,只是与当下环境极其不衬,特别像逃难的公主。
    顾晏屿想都没想就走过去拉她,“跟我走。”
    “去哪儿,”孟希也一口气泡水卡在喉咙口,差点呛到。
    “跟我回家。”顾晏屿很确定,他现在必须把她带离这个鬼地方,“现在就走。”
    看着他急不可耐的样子,孟希也有些得意,但还是拽住了他,“我都住习惯了,挺有烟火气的。
    她抚着额角,“我累一天了,别来回折腾了。”
    顾晏屿回头,撞进那双朝思暮想的柔媚眼波,没了脾气,没了气性,离丢盔弃甲就差一步。
    她又说,“晏屿,我们很久没见了,先说会话好么?”
    “好。”顾晏屿最终从牙关里只挤出一个字。

拼凑十回:离丢盔弃甲就差一步

- 御书屋 https://www.xt5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