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碎十一回:美救英雄上

碾碎温柔 (1v1 年下) 作者:浅炽

碾碎十一回:美救英雄上

      闲话过后,五人分两批回到酒会现场。
    孟希也和温凉娴熟地接待着自荐的学生,之后又加入了校长和几位相熟董事之间的寒暄碰杯。
    所幸孟希也提前安排了自己的司机过来候着,这一套流程走完能够迅速脱身。
    季燃一向不喜欢人多,还没待够半小时就先行一步去车库开车,梨朔和顾晏屿就按照约定在北门等着。
    梨朔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顾晏屿,问东问西一刻也不消停。
    顾晏屿脾气好,有问必答,这让梨朔满足感爆棚,免不得又要在心里将季燃拿出来对比谩骂一番。
    看看人家,人帅脾气也好,这才叫完美。
    *
    等孟希也和温凉从礼堂出来,天已经擦黑。
    两人到生出些闲庭信步的意趣,准备从梧桐树小道拐到北门。
    安静不过几分钟,孟希也憋不住了,质问温凉,“温温,你平时都不趟浑水的吧?”
    温凉一脸淡然,“对啊。”
    孟希也无语,“那你还喊那崽子,我都跟他吹了,刚还在那里撂了半天狠话。”
    温凉无比实诚,“我觉得这弟弟不错,吹了可惜。”
    孟希也很想骂人,顾晏屿那崽子是人见人爱,但也不至于撼动温凉这座冰山吧,这女人就是报复自己当年各种给她做媒。
    她冷哼,“最好别让你季燃弟弟知道,小心他吃醋。”
    温凉笑了,对她勾勾手,孟希也侧耳过去,“希希,你记得之前我和季燃重逢的时候,你对我说过什么?”
    孟希也开始犯浑,“说太多了,记不住,讲重点。”
    温凉看着她,认真道,“你问我,是不是怕了?”
    孟希也恍然,这话她确实说过。
    下一秒温凉就径自说了下去,“现在我把这句话原封不动还给你。”
    “希希,你,怕了么?”
    这回换孟希也噎住,呆忖了几秒后甩了甩长发,“我有什么好怕的?他这样的弟弟多得是,个个都上心,我早就爆炸了。”
    “哦?是么,你对那些前任门从没这么纠结过?”  温凉不客气地点破。
    孟希也啧了声,火气上来了,“我哪儿纠结了?我这不是一直奉行撩到就跑,当断则断。渣是渣了点,提前也都说好的,你情我愿,差不多就散,都是常规操作吧,只是在顾晏屿这小子身上耽误的时间稍微多了那么一点点。”
    “也算情有可原吧,毕竟他这款是极品。”末了又补充一句。
    温凉拍拍她的肩,会心一笑,“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清楚得很。”  孟希也很笃定。
    温凉:“那他说戒指不是给你的,你当时气什么?”
    “我.......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孟希也被她呛住,只能强势喊停。
    “行,我闭嘴。”  温凉冲她眨眨眼。
    *
    孟希也的私人包厢充分贯彻落实了她的奢华品位,用的都是意大利纯手工制作的家具。
    其中最烧钱的就是那张夸张到惊掉下巴的环形沙发,足足等了她小半年才海运过来。
    知道她要过来,早早就备下了各色酒品茶歇,还有琳琅满目的桌游玩具以供消遣。
    梨朔从走进包厢就开始丧失语言功能,只会一个劲发出感叹,反复惊诧于包厢里的别有洞天,眼睛忙着四处张望,手机紧紧攥在手心,蠢蠢欲动的表情孟希也瞧得清楚。
    “小梨子,想拍就拍。”  孟希也冲他打了个响指。
    “好嘞,就等您这句话。”  梨朔立马花开手机,一阵猛拍。
    他以前来过几次Time  Mix,却从来没机会上二楼,不敢想这里头居然壕无人性,不愧是孟姐。
    季燃和温凉当初就是在这个包厢重逢,之后又跟着孟希也经常过来,自然熟悉包厢的一切。
    两人闪到后头的酒柜挑酒,时不时说着悄悄话,旁若无人地秀恩爱。
    孟希也刚脱下大衣,顾晏屿就顺势接了过去,两人的视线交汇,孟希也立刻扭开,来到自己的专属位置舒服窝着。
    顾晏屿也不避嫌,挨着她坐下。
    分明两人的姿势并不暧昧,却总让孟希也莫名心虚,又往边上挪了几寸。
    梨朔看看远处的那对,又挪到沙发上登对的金童玉女,总感觉自己有点电灯泡的既视感,刚准备抱怨,孟希也让人开了瓶达尔摩,包厢内顿时酒香四溢,将他的馋虫都勾了出来,再也不顾上别的,火急火燎地凑上去拍照围观。
    孟希也持起酒杯凑到鼻尖闻了闻,借着酒杯挡住说话的唇动,小声提醒顾晏屿,“坐过去点。”
    顾晏屿恍若未闻,一把将酒杯夺下来放回桌上,“你受伤了,不能喝酒。”
    “顾晏屿,先想想你有没有资格管?”  孟希也不吃这一套,指尖卷过酒杯立马灌下一口。
    顾晏屿眸色深深,“只要跟你有关,我就得管。”
    两人僵持不下,最终还是梨朔打破了沉默,“孟姐,我们来玩骰子不,我最近玩骰子可厉害了。”
    季燃和温凉也挑了一瓶红一瓶白的过来落座,人数正好凑局。
    “好。”  孟希也爽快应战,伸手将骰子罩进杯中,“输了怎么喝?”
    温凉拦住她,“你刚不是受伤了么?悠着点。”
    温凉的脾气够拗,硬生生换下了她面前的酒杯,转头倒了杯红茶推到孟希也面前,问众人意见,“孟姐今天喝茶,大家没意见吧。”
    梨朔和季燃自然没意见。
    “完全同意。”顾晏屿更是得意。
    孟希也的脸上映过一阵青紫。
    她在这个包厢喝挂,也有把别人喝挂,就是没在这儿喝茶。
    至此,除了她,所有人面前都倒了酒。
    吹牛游戏,规则简单,输的人喝酒,这游戏没什么内涵,玩的就是个暖场氛围。
    顾晏屿却兴致勃勃,这还是他第一次跟孟希也的朋友一起玩,眉梢眼角难掩欣喜。
    第一局结束,顾晏屿输,梨朔起哄,“晏屿,你这水平有点菜啊。”
    顾晏屿二话没说灌下一杯,有点不好意思,“抱歉,我不怎么会玩。”
    梨朔大手一挥,“那你就跟着哥学,哥带你。”
    顾晏屿学得快,第二局差不多掌握了规则。
    可无奈季燃,温凉都是老手,梨朔又是数学系学霸,逻辑和反应能力都远远胜于他。
    孟希也更是常年混迹酒桌的演技派,毫无疑问,第二局他败得更快。
    “抱歉咯,晏屿,高手局,你是有点吃亏。”  梨朔兴奋地站了起来,给他倒了满满一杯。
    顾晏屿毫无含糊地一口干完,酒气上了脸,眼尾泛着红,眯着眼笑起来又奶又甜,舌头还打着卷,“我......好像有点会玩了,再来,这次绝对不输。”
    孟希也指尖抵着杯口,摩挲了一圈,眉心不自觉拧起。
    现场只有她知道这家伙酒量差到离谱,玩嗨后自己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眼下这光景,她压根没办法提醒......
    骰子的撞击声重新响起,孟希也有气无力地摇了几下。
    按着顺序这一次梨朔先喊,依次转过来,顾晏屿是最后一个。
    梨朔明显想闹他,早就设好了局,等着他入瓮,只有顾晏屿玩得投入,浑然不觉。
    季燃想放水,被温凉按下了。
    季燃假装咳嗽,偏过头拿酒的间隙低声说,“梨朔那家伙故意的,顾晏屿酒量一般,不帮么?”
    温凉也佯装喝水,“别急,有人会救的。”
    孟希也是倒数第二个,她托着腮,不怎么走心地喊,“8个6。”
    “我去,姐,这我就不得不开你了,我还真不信艺高人胆大,除非你家骰子都飞升了。”  梨朔一点没意识。
    开了后,确定没有8个6。
    梨朔挠了挠头,“啧,可是孟姐也不能喝酒,那怎么罚呀?”
    “我替她。”  顾晏屿二话没说就迅速满上一杯,眨眼间喝得一滴不剩。
    “爽快!”  梨朔也跟着干了一杯。
    他是真没想到,顾晏屿平日里瞧着柔柔弱弱的,喝起酒来这么爽快。
    孟希也抚着额角,脸都垮了,完全没眼看。
    “我们再来!”  喝high的梨朔摩拳擦掌,一局比一局下手狠。
    温脸和季燃夫妻档强强联手约等于开挂,两人合作无间,根本找不到突破口。
    顾晏屿肉眼可见得喝得越来越多,哪怕换了几次新游戏,他也根本无力招架。
    几轮下来,神色恍惚,视线里都打着重影,哪怕努力强撑着也只够勉强维持身体的稳定。
    “哎,不行了,”  梨朔摆摆手,“我先去方便下。”  说完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这才叫停了游戏。
    将近十一点,楼下的舞池热乎起来,温凉难得好兴致,有点心痒,扯了扯季燃的袖子,“下去跳舞么?”
    季燃喜欢看她难得流露的躁动,揽她起来,“走。”  两个人也跟着下楼。
    包厢里只剩下孟希也和顾晏屿两人。
    意识到人都走了,顾晏屿伸手扯开领结,直往孟希也身边蹭,“姐姐,我有点热。”
    又用手挡住眼帘,“还有点晕。”
    孟希也从冰着酒的桶子边沿扯了块湿毛巾冰他的脸,“不会喝就别喝。”
    一阵清亮袭来,冲散了燥热,顾晏屿嘟囔着,“也没喝多少,但我高兴,喝多少都没事。”
    孟希也不解,“高兴什么?”
    顾晏屿努力坐直了,掰过她的肩,“这是我,第一次和你的朋友一起玩。”
    “是不是.......是不是证明,我是有资格的。”
    “有资格走进你的生活,有资格跟你同路。”
    “你喝多了,”  孟希也掰开他的手,走到窗前,心如乱麻。
    顾晏屿觉得自己迷迷糊糊的,身边的人动了,他也跟着动,步子有点不稳,可意识还算清醒,能瞧出个模糊的人影。
    伸手从背后环抱住她,闭上眼贴着她的颈,贪婪地啃食着她细腻的肌肤,真想一直这么抱着不撒手。
    孟希也被他圈得死死的,耳边都是他呼出的热,带着微醺的潮热酒气。
    这崽子不清醒,她却不能犯浑,拿手肘推他,“顾晏屿,别耍酒疯。”
    顾晏屿还有意识躲,可这一躲反而正中胃部,撞得他后撤一步,胃里翻江倒海地不舒服,五官扭作一团,“姐姐,我要去一趟洗手间,你能带我去么?”
    孟希也敲了敲落地窗,保镖Vita应声进来。
    “带他去洗手间。”  孟希也将站不稳的顾晏屿交到Vita手中,不放心,又加了一句,“全程跟紧。”
    “不用,”  顾晏屿不悦,“我自己能走,别总把我当小孩子,我又不是第一次来......”  说完就踉踉跄跄下了楼。
    vita站在原地,有些为难,不知道该不该跟上去。
    孟希也朝他抬了抬下巴,Vita立马授意跟上去。
    趁着包厢没人,孟希也喝了杯闷酒,脑子却愈发清醒。
    没多久,梨朔,温凉和季燃都陆续回来。
    梨朔正和好友视频聊天,炫耀着今天的夜生活。
    温凉则和季燃依偎着站在落地窗前开始研究Time  Mix的内部设计构造。
    一个逗比,两个工作狂。
    孟希也都懒得理,无聊地转着手里的酒杯。
    又过了十分钟,顾晏屿还没回来。
    她有点急,眼神一个劲往门外瞟。
    最后还是坐不住,打开门,见Vita站在门口,忙问,“人呢?”
    Vita为难,“顾先生不让跟着。”
    “你听我还是他!”孟希也气得不行,怒意染到眸底,游走在爆发的边缘。
    Vita一个快两米的壮汉差点被吓破胆,还没顾得上解释一句,下一秒孟希也已经一阵风似的冲进舞池。
    “孟姐?”
    “孟姐好呀。”
    “孟姐一起玩么?”
    ......
    周遭都是熟面孔,见到她自然免不得寒暄。
    孟希也却没空搭理,穿梭在人群中寻觅着顾晏屿的身影。
    温凉和季燃站在上头的落地窗看得无比清楚,那抹红飞驰而下,气势如虹,锐不可当,大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架势,光是看着都觉得爽快。
    温凉端着酒杯抿了口问,“你刚说顾晏屿在哪儿?”
    季燃回忆了下,“东边走廊。”
    温凉觉察出不对,这不是散客公用洗手间的方向,“怎么往东区去了,是遇上麻烦了?”
    季燃皱了皱眉,“深艺科技的林总今晚有局,这个点该是在派人钓鱼,运气好应该碰不上。”
    “顾晏屿那模样,只要露个头准被盯上,”  温凉免不得捏一把冷汗,转而唇角勾起,“不过没事,孟姐已经杀出去了。”
    “哎,这位弟弟实在有点嫩啊,我现在能体会希希的心情了,这么奶的弟弟确实很难拒绝,没想到你们这届还有这一款的,”  温凉都有种我见犹怜的情绪漫过心头。
    季燃掰过她的脸强迫她直视自己,“温凉,注意力有点偏。”
    “已经选好了,买定离手,叁心二意是要有惩罚的。”
    温凉拍开他的手,起了逗弄的心思,“你这款我最近有点看厌了,有点缺乏新鲜感,怎么办?”
    季燃嘴角微抽,比了个口型:晚上你等着。
    温凉装可怜,“我喝多了,求放过。”

碾碎十一回:美救英雄上

- 御书屋 https://www.xt5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