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碎五回:你可真渣

碾碎温柔 (1v1 年下) 作者:浅炽

碾碎五回:你可真渣

      孟希也开车回到城南的别墅,看着天光一点点变得通透明亮。
    等她下车,骄阳刚窜上火候,地上横亘交错的水滩正慢慢收敛肆意,不多时或许就能彻底掩盖昨夜的暴雨痕迹。
    洗漱调整了一番后,随手挑了套淡粉色的室外训练服换上,又扎了个干净利落的丸子头,完完全全就是个嫩的能掐出水的大学生模样。
    孟希也一向自律,七点的空腹早锻炼从来不会间断,哪怕是睡眠不够,也不会坏了规矩。
    空腹锻炼给与的不仅是身体上的放松,更多的时候还能被她用来释放前一天的压力。
    在屋内简单做了几个拉伸后推门出去,大门外靠着罗马柱站着个腰细腿长的漂亮女人。
    高马尾,素面朝天,包臀的legging把臀推比例都清楚描摹出来,只是容色清冷不怎么好接近。
    孟希也冲上去,立马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温温,你的宝贝弟弟终于肯放你出来啦。”
    温凉脸上掠过一团红,皱眉反驳,“你这早锻炼的规则定得太死,是我自己起不来,和他没关系。”
    孟希也就喜欢看她口是心非的模样,百看不腻,眼神还不住往她身上瞟,总觉得自从被那个诡计多端的弟弟拿下后,温凉浑身上下都生动了不少。
    温凉受不了她赤裸裸的打量,推她,“怎么了?”
    “没事,”  孟希也笑得贼兮兮,“就觉得这段日子,季燃弟弟把你养得不错。”
    温凉听着不乐意了,“谁养谁说清楚,他现在吃我的用我的,还天天赖在我家不肯走,我嫌他烦。”
    孟希也仰天长叹,“哎,秀恩爱死的快,你可别说了。”
    温凉一脸无语,视线落到她身上,“这话应该放你身上吧,孟姐跟新欢打得火热,找你几次都没人影。”
    说到新欢,孟希也蔫了,平时飞扬的眉眼耷拉下来。
    “又怎么了?”  温凉问。
    孟希也抿了抿唇,“没什么,我还是觉得赚钱要紧。”
    “新欢什么的都是个屁。我最近准备吃素一段时间,什么小奶狗,小狼狗都滚一边去,老娘要专心搞钱,不能再让孟熙华那个混蛋抢我的生意。”
    温凉莞尔一笑,对她的脾性门儿清,赚钱确实是她的第一要紧事,雷打不动。
    孟家是个狼窝,和孟希也认识这些年来,只有温凉能体谅她整日盘旋在自己父亲和哥哥的双重压力下,几乎喘不过气。
    孟希也若是个没用的,早就被吃干抹净发配到个二级子公司混日子等死,根本挣不到今天能手握两大高端商务办公楼项目的局面。
    她有能力,有野心,手腕和远见也是一流的,自然不肯低她那个混吃等死的同父异母哥哥一头。
    可惜孟父有意偏袒儿子,大把的资源浪费在儿子身上也不心疼,对她却抠抠搜搜,不肯委以重任。
    孟希也必须步步小心,才能稳住自己的一方天地。
    *
    孟希也换了辆低调的轿跑,载着温凉到了沥山脚下。
    活动开了之后,两人一鼓作气登上山顶,完全沉浸在暴汗燃脂的酣畅淋漓之中。
    暴雨后,山顶的空气格外清冽,两人不停得深呼吸汲取养分。
    运动出汗换回一身轻松,愁绪也驱散了几分,舞动双臂做着舒展。
    手机在口袋里振动了一声,孟希也以为是助理小李来敲行程,划开后却看到了一串熟悉的号码。
    号码的主人说:戒指不是给你的。
    呵,敢情是她会错意。
    孟希也忍不住在心底冷笑,想不到乖巧顺从的小屁孩,也会藏滑溜心思了,是她大意。
    温凉喝了几口水之后过来寻她,见她正气鼓鼓地将一串号码拉黑,问,“谁惹你了?气成这样。”
    眼珠一转,想到了,“哦,是不是两周前在你办公室见到的那个.......弟弟。”
    这时候,孟希也很希望她变回没恋爱前那个冷淡寡言的温凉,一个眼刀飞过去。
    温凉从不怕她,径自继续,“说到弟弟,我有经验,要不要聊聊?”
    孟希也不愿意承认自己会被一个小屁孩拿捏住情绪,故作淡然,“没什么,就是按照惯例,玩腻了想扔。”
    温凉才不信她的口是心非,故意拖腔拖调哦了声,“你可真渣。”
    往日里听到有人说自己渣,孟希也不过就是一笑了之。
    她无所谓旁人怎么看自己,心里的目标明确就行。
    今天这话从温凉嘴里出来,却气不过,掏出手机给她看那条短信,免不得为自己申辩几句。
    “看到没?还说我渣,有人比我更渣,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的,早就转头找好新人了。”
    她讲得怨气深重,温凉却读到了几丝醋意,顺势调侃着,“正好你玩腻要扔,人家也有下家,原本就是好聚好散,有什么好气的?”
    孟希也还想狡辩,猛得扎进温凉能洞悉人性的眸光,油然而起一阵心虚,嘴上却不肯示弱,“我可没气,就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哟,孟大小姐不是最痛恨双标么?”  温凉嘴角衔着笑。
    孟希也表示不服,“他爱找谁我管不着,但做人还是得坦荡对吧,别说一套做一套。”
    “我从来就都是在得手后第一时间声明自己是个渣女,要不要继续的选择权留给对方。不像有些人,说一套做一套,表面上温柔深情,背地里藏心思......”
    孟希也越说越热,拉开外套透气,这一下脖子上的红痕就全被温凉看个一清二楚。
    “行行行。”  温凉憋着笑,挽着气鼓鼓的孟希也下山,心里却不免对这个有过一面之源的弟弟有点好奇,往常孟大小姐甩人从来都是转头就忘,这回的反应倒是新鲜了。
    这个弟弟,有点东西,有机会一定要认识一下。
    运动过后,精神百倍的孟希也踩着红底小高跟,又挑了身亮红的包臀裙带着温凉去自家酒店顶楼享用早餐。
    前脚刚踏进酒店大门,里边就已经准备好前呼后拥的架势,助理,保镖,包括饭店经理无一不是诚惶诚恐地跟在她屁股后头小心伺候着。
    餐厅经理先上来确认早餐的种类,精细到每一道菜的食材来源和烹饪方法。
    而孟希也只是冷漠地点头或者摇头,紧珉的红唇自始至终都不曾给出一星半点微弱的善意。
    她今天戴的是茶色墨镜,众人很容易就能读出掩藏于墨镜下沉敛的眸子里写满了:老娘不痛快。
    所有需要汇报的相关人等都有条不紊地轮番报告,并尽量精简用词,绝不耽误时间。
    温凉数了数,跟在后头的少说也有七八个。
    从酒店经理,餐厅领班,再到顶楼酒吧负责人,接下来就是孟希也的叁位助理依次上阵。
    每个人面对她都是又敬又怕,办事效率却出奇得高。
    等她们两人进电梯,该汇报的都已经结束,所有琐事都恰到好处被隔绝在电梯门之外。
    温凉瞥了眼一旁抱着手,不为所动的孟希也,已经完美切换回高效赚钱模式。
    孟姐就是孟姐,玩归玩,闹归闹,理智永远占上风。
    这家酒店当初被孟父买回来后一直放任自流,亏损日益严重,自从叁年前交给孟希也打理才一步步迈向正轨。
    这是孟希也从沃顿商学院毕业回国后接手的第一个烂摊子,只有温凉知道她花了多少心血才把这间酒店在叁年间打造成晏城数一数二的网红酒店。
    顶楼的老式旋转餐厅改成夜店,全晏城独一份的叁百六十度无死角夜景环绕,刚开业就霸屏了几大社交媒体头条,成为最红火的新晋不夜城。
    但凡提到晏城最有名气的夜店,Time  Mix的牌子一定是摆在头一个。
    又因为孟希也本身酷爱品酒,在国外读书的时候顺便拿到了专业调酒师资格证,于是在她的严酷要求下,Time  Mix几乎每个月都会推出季节限定的特调鸡尾酒,以保证门店的绝对竞争力。
    同时也有针对女生聚会的半价促销活动,在女白领和大学生中口碑极佳。
    孟希也特别要求辟出一小片区域,设为女士专区,安排了保安站岗,确保女孩们能享受最安全舒适的玩乐体验。
    专属电梯直达顶楼小餐厅,这是为她预留的专座,推门进去,琳琅满目的早餐已经在桌上整齐摆放。
    只有她们两人的时候,孟希也才会露出松弛的表情,也会不那么注意形象,自在地弓着背,翘着二郎腿把玩手机。
    温凉总觉得她今天有点心不在焉,问她,“我这边旧城改造的项目已经在收尾了,下周可以开始启动你新区的商业写字楼,有什么喜欢的设计风格或者要求这几天可以发我?”
    孟希也的眸子亮了,眼睛却还粘着手机屏幕,“好,我大概列了几个方向等着你最终拍板。早餐后我准备过去看地,你有空的话跟我一起去呗。”
    温凉抿了口咖啡:“行啊。”
    “哎对了,我可是提前预定了你家季燃弟弟的设计稿,你别耍赖。”  论精明那必须是孟希也,哪怕眼神追着明星八卦,也不会忘了自己的生意。
    温凉无奈,“知道了,季燃都亲口答应你了还能耍赖么。”
    孟希也哼哼了声,心想那可未必。
    保不齐这两人哪天领个证就双宿双飞,十天半个月不见人影,那自己的设计稿岂不就打了水漂。
    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聊着,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孟希也最烦用餐时候被打扰,漂亮的狐狸眼里挂了火。
    来人不由分说地大力推开门,自由散漫到毫无章法,与她有几分相似的眉眼里掺着不怀好意的笑,边走还夸张地扭着胯,朝她们展开双臂,热情洋溢到让孟希也只想吐。
    “原来我亲爱的妹妹在用早餐啊,温美女也在,打扰打扰。”  男人身材高挑,模样标志,可衣着品位实在不怎样,花衬衫红裤子,还戴着一顶草帽,违和感一百分。
    孟希也看到他就没好气,端正了坐姿,捏着咖啡的手指却不自觉地使力,“知道打扰就从哪儿来滚哪儿去。”
    温凉按了按她的手,劝她沉住气。
    男人被冲了一句也不恼,笑容更显飞扬,大喇喇往旁边的空椅子一坐,“一个月不见,我还以为妹妹会想我,看来是我想错了。我才刚说了一句就让我滚,这可就伤我心了。”
    孟希也差点白眼翻上天,“孟熙华,有事说事。”
    孟熙华不紧不慢地摘下草帽,在手心转了一圈,又朝她吹了个口哨,羁傲不逊的模样实在油腻。
    “希希,脾气这么大,小心嫁不出去。”
    他又指着自己,“该学学你哥哥我,时不时放飞自我,调节情绪,自然财源滚滚来。”
    孟希也往椅背一靠,脸色整个冷了下来,趁着自己还有好脾气下逐客令,“想闲聊出门找我助理预约,不然就请圆润地离开我的酒店。”
    男人灵巧的眸子四处瞟着,审视着酒店的每一处细节,像是在肯定她的审美,无比满意地不断勾唇微笑,等视线落回到孟希也身上,却变了色。
    他站起身,挡住了落地窗的所有光线,把孟希也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施施然戴上帽子,还是漫不经心的语调,出口的话却狠厉,“你的酒店?很快就不是了。”
    “有本事你抢抢看。”    孟希也抱着手面色如常,不着他的道。
    男人轻哼一声,从桌上拿起一块鲜虾卷塞进嘴里,舌尖上立马传来鲜香的滋味,不住地点头。
    果然还是这丫头会享受,吃穿用度从来都是顶配,绝对不会亏待在自己。
    等他把酒店夺回来,看她还怎么嚣张。
    美食下肚,孟熙华餍足,对着两人颔首,“哎,看来希希不怎么欢迎我。”
    自言自语着走远,“无所谓,反正你的努力最后都是为我做铺垫,白费力气。”
    声音已经飘远,孟希也呆忖地坐在那里,脊背僵直,气的不轻,脑中疯狂闪现的都是孟熙华一次次卑鄙抢走属于自己项目的画面。
    温凉担心地望着孟希也,“希希?你没事吧。”
    温凉的声音将她一把从寒潭拽回来,静默了几分钟后,呼吸趋于平稳。
    孟希也垂眸浅笑,反过来安慰她,“没事,他就那个熊样我习惯了,斗了这些年,我还应付得来。”
    “他比我嘴甜会来事,能抢我的生意算他本事,但也得有能力维持得下去,不然抢来了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亏到底。”
    孟希也叉了片烟熏叁文鱼塞进嘴里,眸底恢复了冷冽。
    她一直认为,只要自己足够强大,被孟熙华截胡的事情就不会再次发生。
    那家伙卑劣是他的事,她选择在阳光下光明正大地打败他。

碾碎五回:你可真渣

- 御书屋 https://www.xt5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