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他不是我男朋友(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孟宴臣的坚持下,顾书歆还是同意他开车送自己回家。
  又一次来到小区楼下,和上次截然不同的心境,孟宴臣看着已经下车,站在一旁无声催促他离开的顾书歆,只能咽下心中的不适,再三叮嘱注意饮食,伤口不要进水。
  顾书歆敷衍地连连点头。
  说到最后已经无话可说,孟宴臣顿了顿,开口说着最后告别:“记着我说的,你快上去吧。”
  顾书歆皱起眉头,脸上透露出些许不耐烦:“你先走吧,我看你离开,我再上去。”
  孟宴臣抿着唇,妥协了。
  汽车启动后,孟宴臣开着车,从后视镜看顾书歆朝着他连连摆手,那嫌烦样像是在赶什么瘟神。
  直到路口转弯再也看不见,孟宴臣心里还是有些发慌,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想了想还是咬着牙,方向盘打转,调头又开了回去。
  顾书歆看不见孟宴臣的车后,终于松了口气,塌下一直挺直的背脊,无奈地看了看自己的右脚,轻轻叹了口气。最后,一瘸一拐地艰难向着单元口前行。
  刚走了几步,手腕忽然被身后一股大力向后拉扯,顾书歆一时站不稳,整个人向后方倒去,撞进一个温热熟悉的胸膛。
  顾书歆心下觉得要糟,抬头一看,果不其然,入眼的是孟宴臣温怒的面容。
  “你的脚怎么回事?”孟宴臣拧着眉头表情冷然,似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句话。
  顾书歆身体向后退了一步,和孟宴臣隔开了些距离,倒是没回答。
  孟宴臣觉得自己都要气炸了,握着的手腕还不敢用力,只能愤愤地看着顾书歆。
  顾书歆平静地和他目光相视,在孟宴臣再次开口之前,粉唇终于开口说了一个字:“疼。”
  孟宴臣吓得赶紧松手,等完全放手后才反应过来:“是脚在疼吗?是刚才扭伤了?”
  “你不是猜到了,还问。”语气颇有点嫌弃孟宴臣多嘴一问。
  “你……”孟宴臣闭了闭眼,心里告诫自己不要跟伤患发火,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顾书歆这么‘伶牙俐齿’。
  脑袋里忽然闪过了工作室里她在电话中怼客户的画面,才后知后觉发现顾书歆一直都是如此,只是一直没有把矛头对准他而已。
  愤怒的情绪一半已经转为难过,孟宴臣也不再多说什么,领着顾书歆坐在旁边的台阶上,不顾她的阻拦,为她脱下脚上的球鞋。
  顾书歆本是白净的脚腕上已经高高肿起,整个脚面上都是青紫一片。孟宴臣现在剩下另一半的愤怒也转换成了心疼:“刚才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的低喃是询问也是在为自己的粗心自责,为什么之前没有发现,为什么没有多问几句,为什么对她的异常视而不见。
  许是他的声音太过压抑,顾书歆看着他充满内疚的眼睛,心里下意识地有些后悔,嘴巴微微张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孟宴臣这次没放纵顾书歆的任性,强硬地带她去医院。顾书歆一路上都闷闷的,倒也没有过多反抗。
  去了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幸好没有大碍,只是手臂摔破了皮,和脚踝崴伤,庆幸的是没有伤到骨头。
  医生嘱咐24小时内要冷敷不能碰热水,并且在孟宴臣的坚持下亲自示范了怎么脚部按摩促进血液循环好得更快。
  顾书歆在一旁兴致恹恹,要干什么就要干什么,听话得好似提线木偶,一副事不关己样。
  最后连医生都看不下去了,斥责顾书歆对自己的身体不上心,反而是男友忙前忙后。
  顾书歆听到这句话像是终于回过了神,她抬头漠然地看着医生,清清楚楚说道:“他不是我男朋友。”
  医生被噎了一下,潜意识地看向旁边的孟宴臣,只见他,垂眸敛眉,没有一点要反驳的意思。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