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小心翼翼地像是捧着什么珍贵的宝(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孟宴臣大概在五分钟之后回来了,手里拎着一大袋的东西。坐在顾书歆左侧,把塑料袋里的东西拿出来一一摆在花坛的台阶上。
  顾书歆瞥了一眼,纱布、棉签、双氧水、碘酒、消炎药应有尽有,就连去除疤痕的药膏也买了两三盒。
  顾书歆心里有点无语,只觉得孟宴臣太小题大做了,这种伤口看着惨烈可撑死了也只是面积大了点破了个皮,用碘酒擦擦就好了,哪要这么多事。
  孟宴臣听不到她的吐槽,他把东西全都摆出来,看着顾书歆,拿出了谈判桌上的气势,镜片之后的眼睛是不容拒绝的坚定,“不去医院可以,我来帮你清理包扎。”
  顾书歆偏头看向他的眼睛,顿了下之后又移开视线,只说了句随便你。
  孟宴臣点了点头,拿过棉签的时候稍稍松了口气。幸好顾书歆没有拒绝,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强硬点不行,她真的会走,哄着她又怕自己再次说错话。
  好像在顾书歆面前自己永远束手无策。
  拿着棉签顶部沾了点消毒液,之后又用棉签小心谨慎地触碰了下伤口,把嵌在其中的石粒给先挑出来。孟宴臣做这些时,一直留心观察着顾书歆的反应,见她没有什么痛苦疼痛的神色之后才慢慢进行下一步。
  他的动作极为缓慢,好似羽毛落在肌肤上,轻柔至极。
  在又一次用棉签沾取消毒液时,孟宴臣再次对刚才的话语做出解释:“刚才是我不对。但我真的没有其他意思。我是今天才托人弄到了音乐会的票,本就想着问问你感不感兴趣的。”
  “你之前送我了领带,我一直想着也要送你什么,无意间听到公司女员工聊天才知道最近珠宝有上新品,挑个时间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
  他说得真诚,顾书歆听着却没有任何反应,只仰着脑袋,视线飘散在远处天空里,琢磨不清。
  两人都沉默着,现在是午间,正是热浪蒸腾的时候,就算坐在阴凉处,时间一长,顾书歆也有些觉得燥热了。
  悄悄瞥了一眼身旁的孟宴臣,只见他面容严峻,眉头轻轻皱起,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眼眸低垂着,专注而又认真的处理着伤口,动作是介乎偏执的轻盈。
  小心翼翼地像是捧着什么珍贵的宝物。
  顾书歆看着他汗湿的鬓角,突然心里一阵悸动。
  下一秒,顾书歆伸手抢过孟宴臣手中的消毒水,在他反应过来前,直接从上至下直接浇在了伤口上。
  “你干什么!”
  “唔——”
  诧异的质问和隐忍的痛呼一并响起,孟宴臣看着她五官皱成一团,身体疼得轻颤,眼角通红,心里只觉得阵阵绞痛。
  顾书歆闭上眼,咬紧后槽牙,屏住呼吸,忍受着手臂上传来的热辣刺骨的疼痛。
  孟宴臣内心焦急万分,一遍又一遍的询问顾书歆怎么样了。
  过了一会,等手臂上的疼痛减轻了些,顾书歆才重新睁开眼。
  看到孟宴臣,一瞬间又笑了起来。只是她现在额头薄汗,眼眶通红,手臂还在因为疼痛止不住得抖,唇角却高高扬起,怎么看怎么怪异。
  “看你现在这样子,怎么感觉疼的是你不是我呀。”
  孟宴臣冷着一张脸,咬着牙道:“我倒希望疼的是我!”
  顾书歆的笑声戛然而止,她看着孟宴臣,想在他脸上找到一丝玩笑的可能,可那双黑眸沉沉,一丝不苟。
  顾书歆移开目光,动了动受伤的左臂:“消毒完之后干什么,快点吧,我待会还有事。”
  孟宴臣暗自深吸一口气,也明白顾书歆是不想再在这事上纠缠,低头重新把视线放在伤口处。被消毒水那么一浇,伤口本隐隐冒着血珠,现在变成病态的惨白,而伤口边缘都因强烈的刺激呈现不自然的酱红色,比之前更加惨烈。
  孟宴臣拿着手中的棉签,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时手足无措。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