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七云云~(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六十七
  太子与太子妃成亲多年,却一直未有所出。
  如今朝堂,都在纷纷上奏,请当今圣上废黜太子之位。
  而当今圣上对太子甚是宠爱信任,没有废储的心思。倒是其他几个皇子,有意争夺太子之位,圣上大怒斥贬了他们。
  而当中最难的是太子妃,也就是江姣姝。
  皇后从未苛待过她,虽想抱孙子,却也知晓这种事急不得。
  她请太医去查过,太子、太子妃身体皆健康,不会生不出孩子。
  皇后让太子纳妾,太子不同意。
  问为什么。
  太子与她说了许多,皇后震惊之余,也不在管他们的事了。
  所有的事情,最可怜的,是女子。
  最可恨的,是将罪责推到女人身上的男人。
  李朝朝这几日难受的厉害,寻了大夫看,大夫说是积郁成疾,喝些药便好。
  不日便要回昌州,安宁不舍,抱着她良久。
  “满满,南宫家站错了队。”这是临走前,安宁留给李朝朝的话。
  马车上,李朝朝闭目养神。
  南宫越是四皇子五皇子一派的,听闻如今圣上身子不大好,开始服食丹药了。太子是圣上最宠爱的孩子,自然要为他肃清道路。
  太子并非年纪最大的皇子,人都有畏老之心,更何况是皇帝?
  无子,且身边只有太子妃一人,便足以让皇帝在无奈怜惜之余,还多了一丝放心。
  储君,并不会影响到他。
  这也是为什么,即便太子夫妇没有孩子,也始终没有得到责罚的原因。
  在皇家,没有子嗣,是为大忌。
  子嗣旺,则香火旺。
  中间弯弯绕绕太多。
  前朝便有先例,当时的风朝太子,与妻生下一子后,因无德被废黜,其子被封为皇太子。
  说什么为了她。
  李朝朝嗤之以鼻。
  骗骗小女孩的把戏罢了。
  快出京都的时候,马夫的声音传来。
  “禀夫人,有人拦了马车。”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