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节

爱你上下五千年II 作者:子少言

第55节

      “现在很寻常好不好?”魏闫瞥了瞥眼,转眼看着司玥,“玥玥,你丈夫的思想真保守。”
    玥玥?左煜又睨了魏闫一眼,他一下子就改了个司玥亲人才叫的称呼,他都没这么喊过司玥。司玥对称呼却并不在意,左煜不这么叫是左煜自己不叫。只是听魏闫说左煜思想保守,司玥忍不住笑。
    “好了,赶快走吧。广播里面都念了好几遍你的名字了。”司玥对魏闫说。
    魏闫点头,“玥玥,你怎么总是遇到这么多危险,总让人放心不下。”他的余光看到了左煜沉着的脸,心里很有些高兴。左煜会因他对司玥的感情而情绪变化证明他还是挺有魅力的,让左煜觉得受到了威胁。
    机场广播里再一次念了魏闫的名字。魏闫终于怅然地对司玥说:“玥玥,珍重。”
    “嗯,我会的。你也是。”
    魏闫看向左煜,张开双臂倒是和左煜拥抱了一下,“左煜,你也珍重,好好照顾玥玥,不要再让她遇到危险了。”
    左煜还没和男人拥抱过,但还是和魏闫来了个男人之间的拥抱。他点头,“会的。保重。”
    魏闫从大海里救起司玥,又在东帝汶的时候照顾司玥,左煜心里是感激他的,一生都感激。而魏闫拥抱了左煜后却蹙了蹙眉,“你……”
    左煜淡笑,“我没事。赶紧坐你的飞机去。”
    魏闫又和左煜身后的季和平礼貌地招呼了一下,转身去他那个航班的登机口登机。
    司玥和左煜、季和平也在随后登了机。
    ——
    到司玥和左煜的那栋小别墅时,天色已经黑了。大门口站着司玥的外婆和母亲,以及司焱。
    司玥想起她去龙湾村前接到司焱的电话说外婆知道r岛上发生的事了,随后又接到外婆的电话,义正言辞地让她再考虑考虑婚姻的事。
    左煜自然也是想起了司玥跟他说外婆知道她出危险的事,他早打算好好和外婆他们谈谈。
    几个人进了客厅。左煜把行李箱放下,让司玥去烧点开水,他则坐在长辈们面前,直接跟他们谈话。他不想司玥在旁边帮他。
    “外婆,妈,司焱,对不起。”左煜说,“想必你们都知道了r岛上的事和龙湾村的事。司玥跟着我总是吃苦,还发生了这么多危险,是我对不住她。”
    司焱在左煜和司玥从r岛回来时就来找了左煜,此刻便只在旁边坐着不说话。司老夫人声色俱厉地教训着左煜。
    司玥从厨房跑出来,板着脸。左煜抬眼,对司玥摇了摇头,司玥才没开口。
    等司老夫人和司慧如义愤填膺地说完,左煜恭恭敬敬地说:“您们教训得都对,但有我在我就会用我的生命来保护司玥。”
    “那要是你没命了呢?”司老夫人说。
    “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因为,我会辞去考古所的工作,大学教授工作我也会少做。”左煜语气缓缓。
    司玥却震惊不已,“教授,你说什么?”
    左煜嘴角挂着笑意,“这个决定不是违心的决定。”
    曾经,司玥觉得在左煜的眼里,地下的那些白骨都比她重要,而渐渐地,改变了许多,但至少,她认为左煜是珍视他的考古事业的。
    “你说的话当真?”司老夫人问左煜。
    “是的,外婆。所以,请您们能给我照顾司玥一生的机会。”
    “你能说话算数才好。”司老夫人的脸色好了一些。又说:“那么,你可以在司家的公司任职。”
    左煜笑着谢绝,“我想著书立学。”
    司玥也算松了一口气,婚后左煜也渐渐地把工作偏向著书立学了,这也是他的理想。
    “只要不在出去考察,随你做什么。”司老夫人说。
    司玥的亲生父亲也是考古学家,司慧如曾深爱着司玥的父亲,但是造化弄人。自从知道她误会了司玥的父亲后,她有过追悔,有过感慨,有过淡然。对于左煜的人品,她是欣赏的,也在心里希望司玥和左煜能一生幸福,不走她和司玥父亲的老路。此刻,听左煜这么说,知道左煜为了司玥放弃了很多,心里对左煜赞赏。
    司焱是无论左煜做什么,只要他这个妹妹不觉得委屈。
    司玥走到左煜身边,伸手搭在他的肩上,手臂下落时,她的手指无意间触到左煜的脸,顿时一惊。她赶紧抬手摸左煜的额头,眉头霎时深锁,“怎么这么烫?教授,你发烧了!”
    “没事。”左煜抬头对司玥微微一笑。而他刚说完身子就倒在了沙发上。
    “怎么了?怎么了?”司老夫人和司慧如异口同声。
    司玥连忙从沙发旁边绕到左煜的面前,焦急地把左煜扶起来。她扶他的时候,摸到他的手,他的手也滚烫得很。
    司焱过来帮忙,把左煜扶在他背上,对司玥说:“我们赶紧去医院。”
    司玥跟你司焱身边,侧头一看左煜,他闭着眼,嘴角却挂着笑意,是刚才那个笑还没收回去。
    ——
    左煜去医院打了针就醒了。是因为在雪洞里衣衫单薄的呆了一夜,又一直没休息好才发烧的。司玥这才知道在从龙湾村的巴士上他闭着眼睛开始他就在发烧。
    “我竟然没发现。”司玥坐在左煜的病床前自责地说。
    “你当时正和魏闫说得兴致勃勃。”左煜平静地说。
    左煜没事,司家的人就放心地离开了。
    司玥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再缓缓俯身,把唇贴在他的唇上。“这是我的错。教授,我接受你对我的任何惩罚。”
    “好。”
    左煜出院的那天晚上说要罚司玥。司玥期待地看着他,“罚什么?罚什么?”
    “给我念书,我写。”左煜说完,拿出厚厚的一沓书,都是古书。
    司玥撅着嘴,不情不愿地翻开书。左煜弯了弯唇,说到惩罚时,也只有她的脑子里才会只有那种事。
    ——
    司玥接到魏闫的电话,魏闫说龚梨把所有事都对警察说了。龚梨一直想要龚秀秀跟着他们去盗墓,秀秀拒绝,一个人偷偷地到了东帝汶,还学了德顿语,学了医,在那里做翻译,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司玥挂断电话后,趴在露台看天上的月亮。
    ——
    翌日,左煜带着学生们在实验室做了最后一次测定。在云南的一个村庄发现了兽骨和人的牙齿的化石。左煜让学生们测定兽骨和人类牙齿的年代。
    司玥在家里睡午觉,但她这一个午觉就睡了一下午。左煜回家,走进卧室把她从床上拉起来。
    “怎么这么懒?”左煜说。
    “教授,我今天好困好困,你说我是不是怀孕了?”司玥坐在床上懒懒地说。
    “你那个是上个月十八号来的,今天才十二号。”左煜说,“是你懒。”
    司玥不以为然,“你不在嘛,我无聊得很。”
    “司玥,你有没有想做的事?”左煜见司玥这么无聊,看着她柔声问。
    “有啊。”
    “给我说说,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司玥立马翻身跨坐在左煜的腿上,勾了勾唇,笑得异常妖媚,贴在他耳边说了一个字。然后说:“我在花园里搭了一个秋千。”
    本书由海棠书屋网<a href="http://" target="_blank"></a>为您整理制作

第55节

- 御书屋 https://www.xt5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