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节

爱你上下五千年II 作者:子少言

第28节

      ——
    第二天,岛上又是晴天。帐篷外面,阳光无处不在。即使有树林遮挡,阳光也能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在大地之上。
    左煜又给司玥现烧开水。
    谢丽和谢娜坐在外面吃干粮。她们一抬头就能看到树林里面左煜和司玥的身影。谢丽的嘴里一边嚼着东西一边说:“还真是千金大小姐的身子。这么稀缺淡水的时候还烧水。好像左教授还用水为师母煮了吃的。一顿吃的得用多少水啊?”
    谢娜点头,“好在是他们自己带的水,不是用的我们的水。”
    “我看,要是一直这样不知节约,要不了几天,左教授带的水就会被挥霍光了的。到时候恐怕还是要用我们的水。”谢丽说。
    高大业和肖齐、曾涛、朱友杰几个也拿着吃的围过来。听到谢丽这么说,肖齐不由得说:“我们除了原来带的水,在左教授他们的岛上还补充了淡水。谢丽,吃的和喝的不是你和杜船长在管吗?”
    高大业点头,“其实就是左教授和师母给我们的水。即使左教授他们没有水了,用我们的又能怎样?”
    谢丽不满地瞪了肖齐和高大业一眼,“我说的重点是要节约用水。”
    马巧巧说:“我赞成谢丽的话。”司玥一个不懂节约的千金大小姐做派让她很看不惯。她看着树林里面左煜旁边的那个身影,手捏了捏用塑料袋装在衣服口袋里的那珠草。
    ——
    司玥又喝了一杯热水。左煜还用水给她煮了面条。她这次小腹疼,吃的东西都是左煜现给她煮的热食。
    吃完后,司玥和左煜就收拾东西往帐篷这边走了。马巧巧转头对谢丽说:“师姐,今天是不是要去古墓那边看看?”
    马巧巧不常喊谢丽“师姐”,但谢丽喜欢听这个称呼。她摇头,“不知道。段教授没说。”
    “通风应该通得差不多了。你去问问左教授。”马巧巧说。
    “也好。”谢丽往左煜那边走。
    左煜听谢丽询问,点了下头,“等下午的时候我和段教授会先去一趟。”
    谢丽走回来把左煜的回答给马巧巧说了。马巧巧心笑,果然不出她所料。
    午饭后不久,左煜和段平就去古墓了,学生们留在驻扎的地方。
    马巧巧去找高大业,问他:“你说师母能不能记起石壁上那些图文?”
    高大业在整理笔记。他一边整理一边说:“肯定能。”
    马巧巧心中嗤笑,面上疑惑道:“是吗?不知道师母现在记起多少了?”
    高大业也很好奇,“不知道。”
    “你可以去问问师母。”
    “师母似乎在午休,不太方便。”
    马巧巧知道高大业喜欢司玥。她笑道:“已经差不多醒了。不过,你不进师母的帐篷就是了。你把她叫出来呀。”
    高大业犹豫了一下,觉得这样没什么,更何况他担心司玥记不起来,被其他人诋毁。于是,他走出去找司玥。
    “咦,你这里怎么有这个?”马巧巧指着高大业帐篷外的几株草问。
    “不就是草吗?但门口怎么有这个东西?”高大业说。
    马巧巧道:“这种草能缓解头晕的症状。”
    高大业仔细一看,“的确是这种草。左教授给我们说有毒植物时唯一提到的一种没有毒的草。”他蹲下去捡起来,说:“师母昏迷醒来后不知道身体恢复了没有。我可以给她送去。”
    马巧巧说:“你去吧。我去找谢丽说话。”
    高大业去找司玥了。他站在司玥的帐篷外面喊司玥。司玥午休被打扰,皱眉走了出来,看着高大业问:“什么事?”
    马巧巧站在一边,看着两人说话。最后,她看到高大业把那几株草递了出去。司玥低头看着没接。马巧巧皱眉,但下一秒,司玥伸出手接了过去,手指陷进那几珠草的中间,然后转身进了帐篷。
    马巧巧也转身离开了。夹在那几株草中间的是她从保罗.科尔那里拿的那一珠。而她看到刚才司玥的手指碰到了。
    第52章
    作者有话要说:
    傍晚的时候,左煜和段平回来了。段平把他的学生都召集起来,说古墓里面的毒气已经散完了,宣布明天进墓洞。段平宣布完后就让大家回去。左煜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叫住大家,“我还有一件事要说。”
    学生们又都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左煜。打算回帐篷的段平不知道左煜要说什么,也留了下来,站在左煜旁边等左煜开口说事。
    左煜看着众人说:“这件事在我昨天发现的时候就应该给大家说,但是昨天傍晚回来的时候忘记了。”
    听左煜提到昨天傍晚,和师兄师姐们站在一起的马巧巧立即想到了左煜让她不要出现在他面前的话,以及昨天傍晚她向他表白后他背着司玥决然离开时她的心痛。而左煜现在提昨天傍晚,他想说什么?
    左煜的表情很严肃。他说:“昨天我和司玥在这个岛上转了一圈,发现有种毒草是我当初漏讲了的,现在给你们补充一下,你们一定要记住。”
    毒草!马巧巧心里一个激灵,竖起耳朵仔细听。
    左煜说:“这种草很少见,它的毒性能影响人的神经,让人失眠、记忆力衰退,甚至失去记忆力,头痛欲裂,视物模糊,甚至是失明。它的颜色是棕色,叶很细长,一碰就会中毒。这里有这种草的照片,你们都看一下,注意不要碰到。”
    马巧巧一听那种草能“让人失眠、记忆力衰退“就预感左煜说的是她从保罗.科尔那里拿的那种草,又听左煜说毒草的叶子是棕色的,叶很细长,就更像了。但是,保罗.科尔只说了那种草的毒性能让人失眠、记忆力减退,并没有说能让记忆力完全失去,还会时常头痛欲裂,甚至失明的。马巧巧不知道左煜说的毒草到底是不是保罗.科尔告诉她的、她想法子让司玥碰到的那种毒草。
    左煜把手机里的照片翻出来,发给了肖齐,让肖齐传给其他人,包括船员们。说完,左煜就离开了。而肖齐还在传照片时大家就都围拢了过去,盯着肖齐手机屏幕上的照片看。马巧巧也看到了,照片上的草正是她想方设法让司玥碰到的那种草。
    马巧巧心里忽然震惊。那种草的毒性不仅能让人失眠和记忆力减退,甚至还会让人失去记忆、头痛、失明!而司玥碰到了那珠草,那司玥会失去记忆、会失明吗?马巧巧突然恐慌起来,她只是想让司玥的记忆不那么好,她不想害司玥的身体,而要是司玥当真失忆或失明……应该不会的。马巧巧心里很慌很乱,和大家一起散去。
    不过,马巧巧特意路过左煜和司玥的帐篷。而当她一走到那里就听到左煜担忧紧张的声音传出来。
    “司玥,你怎么了?”
    “头疼。”
    马巧巧心里顿时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司玥开始头痛欲裂了?那这之后还会发生什么?马巧巧不敢多呆,匆匆回到自己的帐篷里。
    ——
    左煜把司玥抱进怀里,紧张地问:“怎么忽然头痛了?”
    司玥揉着额头,“不知道,头痛得像要炸开一样。我……受不了了。”
    “怎么会这样?”左煜手足无措,“要是带了医生来就好了。”
    司玥把头埋在左煜的怀里不断地蹭,想要寻找庇护,但是丝毫没有作用,头似乎还是很疼。左煜只有把司玥紧紧抱着,手在她的头上缓缓抚慰。过了好一会儿,司玥的头疼才好转。
    “还好吗?司玥。”左煜低头看着怀中的人。
    “还有一点疼。”司玥说。
    左煜又开始轻抚她的头,喃喃道:“一会儿就好了,一会儿就好了。没事的。”
    终于,司玥的头疼消失了。左煜让她躺下休息。把司玥放下平躺后,左煜直起身来,目光不经意一扫,忽然发现他的行李箱上放着一把棕色的草。左煜狐疑地走过去,盯着那把草看。突然,他看到夹在在一堆棕色草中间的一株细叶草,陡然一惊。
    “司玥,这些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左煜转身看着平躺在那边的人问。
    “我不知道啊。”司玥奇怪地说。
    左煜立即走回到司玥身边问:“你碰过那些草?”
    “没有吧?”司玥揉着额头,努力回想。
    “你好好休息。”左煜说完,立即找了一双白色手套戴起,拿着那一把草就出了帐篷。
    ————————————————————
    “这些草是谁给司玥的?”左煜冷着脸看着考古队所有人及船员们。夜色渐沉,仿佛有某种可怕的东西将要出现。
    大家忽然被左煜叫出来,都不明所以地看着左煜。只有高大业和马巧巧震惊地看着左煜手中的草。高大业疑惑不解,马巧巧忐忑不安。
    “是我送给师母的。左教授不是说这种草对身体好吗?师母才昏迷醒来,它们对师母应该有用,所以我就送去给师母了。”高大业说。
    “真的是你?”左煜盯着高大业。
    马巧巧的心砰砰直跳。
    不过很快,高大业点头回答:“是的,左教授,是我。”而左教煜的脸色沉冷,高大业不由得疑惑地问:“怎么了?”
    “我再问一遍,真的是你?”左煜的语气冷得吓人。
    所有人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高大业虽然疑惑,但仍然坦诚地说:“是我今天中午的时候给师母的。”
    “左煜,到底出什么事了?你的脸色很不对劲。”段平很疑惑地问。
    左煜把手上的那把草摔在地上。那珠毒草就显露出来了。左煜才对大家说了这种毒草,大家都看过照片,顿时震惊不已,包括亲自把那些草送给司玥的高大业。
    “怎么回事?”段平猛然看向左煜。
    “司玥中了这珠草的毒,刚才头痛欲裂,而且记不起这些草是谁给她的了!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出现我刚才对你们说的那些症状!”左煜看着高大业,眼里似要喷出火来。
    左煜说的那些症状包括失忆、失明!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高大业更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愧疚地对左煜说:“左教授,我不知道有毒草夹在里面。”
    “我不知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但是司玥中了毒是事实!你脱不了干系!”左煜看着高大业,“你不需要再呆在考古队,也不需要再做考古工作,等我们考察结束后,我会把你交给警察!”又转头看向段平,“段老,我希望你不会反对我的处理。”
    马巧巧心慌意乱得很。
    “左煜,我想高大业是一时疏忽,而且……”段平为高大业说情,而他刚说了一句就听到脚步声响。他朝面前的学生们身后看去,只见朦胧的夜色下司玥缓缓朝他们这边走来。
    “教授,我好困,可是我睡不着。”司玥走到了左煜面前说。
    而大家都知道了司玥这样的原因。
    段平走上前去,喊了声“司玥”。
    司玥白了段平一眼,“你这个老头是谁呀?认识我?”
    段平皱眉,不敢相信地看着司玥,“司玥,你当真不记得我了?”
    “我为什么要记得你?这么丑!”
    段平心想暂时不跟她一般见识,又问:“你记得左煜?”
    “他是我男朋友,我当然记得。你这个老头奇怪得很!”司玥说。
    左煜皱眉。大家吃惊地看着司玥。
    “那你还记得古墓石壁上的那些图文吗?”段平又文。
    司玥抬手揉额头,对左煜说:“教授,我头疼。”
    “司玥,你不用想。”左煜紧张地道。
    段平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左煜又对段平说:“段老,你还要为高大业求情吗?”

第28节

- 御书屋 https://www.xt5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