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

爱你上下五千年II 作者:子少言

第10节

      司玥的每一句话都让马巧巧皱眉。当司玥说到这里时,马巧巧已经眉头深锁了。当初,周耀让彭辉去焊接那个地方时,她断定彭辉的焊接技术好,所以周耀才让彭辉去焊接的。她因此断定彭辉懂船舶机械,有能力在隐蔽之处弄出十五个漏水的地方。而司玥说的却和她的推断完全相反!并且,除了”弄出十五个漏水之处的那个人”外,司玥都提了名字,唯独这个人一直是用的”他”。这个”他”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司玥看着周耀,继续说:“左煜和我们去船上寻找人为漏水的地方时,船上那个一闪而过的人影也是他。”
    “这件事已经证实过了。是彭辉。彭辉自己承认了清理完水后没有和大家一起离开,而是留在船上找落下的东西。”马巧巧仍然没有想通这点,不由得提醒司玥。
    司玥总算是将目光从周耀身上,移到了马巧巧身上。她淡淡地说:“因为彭辉的确只是在找东西,并没有滞留在船上跟踪我们。”
    “理由?”
    司玥说:“那天清理完水后,彭辉对大家说他有东西掉了,他要在船上找,于是没有和其他人一起离开。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除了彭辉外,其他船员一起下船。但是下船后,想要船沉没的这个人走得比其他人都快,他走在所有船员前面,并很快和船员们拉开了距离。在彻底看不到其他船员的地方,他停下来了,找了一个地方藏起来,想等其他人路过之后又返回到船上去。这个岛上种了许多旅人焦,一路上自然不乏这些树。他就是藏在旅人焦后面的。夜晚光线暗,大家经过白天搬干粮和淡水,晚上清理船上的海水已经很疲乏了,没有人注意到旅人焦后面藏了人,都以为他走在前面回了住处。等大家路过之后,他又悄悄上了船。当然,上船的时候,他还避开在船上找东西的彭辉。而实际上,彭辉找东西并没有找多久,他很快就找到了掉在船上的东西,然后下船回住的地方。彭辉走路的速度也不慢,很快就几乎要追上先走一步的杜船长、王勇、李敏俊、郭大树、蔡文仲等人。后来,彭辉和这五个人的距离相隔大概有五米远,我站在房门外看到的六个身影正是杜船长、王勇、李敏俊、郭大树、蔡文仲和彭辉。因为彭辉和王勇住的地方和其他船员不在一起。我站在房门外能看到的地方正是两个地方的分叉路。彭辉和王勇往一个方向走,杜船长四个人往另一个方向走。当然,王勇还是走在彭辉前面的。而王勇素来就不爱说话,因此,走王勇后面的彭辉也没有喊王勇,没有跟王勇打招呼。因此,王勇不知道彭辉在后面,杜船长、李敏俊、郭大树、蔡文仲四个人因为走的另一个方向,也不知道彭辉找到东西回来了。所以,我看到的六个身影中包括了彭辉。彭辉没有滞留在船上。而那个人中途返回了船上,去跟踪左煜他们。后来我和段教授先后上了船,他就跟在我们身后。他最初的时候和船员们一起下船,是为了让大家觉得他没有留在船上。”
    司玥的一席话让大家惊讶不已。因为没有人会像司玥这么想。而马巧巧反应很快,她质疑道:“师母,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这一切根本毫无证据。”
    而船长杜仁武出了船舱后并没有再进去。他此刻正站在周耀身后不远处。站在岸边的司玥望向船上的杜仁武,略微提高了嗓音问道:“杜船长,那天晚上,他是不是走在你们所有人前面?”
    司玥至始至终都没有说“他”的名字,而所有人都知道司玥说的人正是大副周耀。杜船长皱眉道:“他的确是走在我们所有人前面的。”
    司玥又问:“到了最后,是不是他走得太快以至于你们都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是的。”
    学生们又开始窃窃私语。马巧巧依然存疑道:“即便是他走在了最前面,大家都看不到他的身影了,但他也未必是藏在旅人焦后面返还回了船上的。”然后,马巧巧又转身看着周耀,问道:“周大副,那天晚上,你走在了杜船长他们前面,大家都看不见你了,之后你去了哪里?”
    周耀当然也知道司玥一直在说他,他面色不改,不慌不忙地说:“回了住的地方。”
    马巧巧又看向司玥,说:“师母,没有证据证明周大副走在前面是为了返回船上。”
    司玥轻笑,”那天晚上,七个船员中,我只看到了六个船员的身影,彭辉走在最后,和其他船员相隔大约五米远,唯独没看到他。”
    “师母都说他走得最快,那么,很可能在师母看到杜船长他们之前,他就已经走回了住的地方。而彭辉明明自己承认了有东西掉在船上,他留在船上找。当然,彭辉并不是真的要找东西,而是要跟踪我们。那个跟踪我们的人影就是彭辉,要害船沉没的人也是彭辉。”
    司玥看着马巧巧,”你倒是会为他找说辞。七个船员中,我看到彭辉的的确确是走在杜船长他们后面五米左右远的。彭辉已经对其他船员说过自己有东西掉在船上,得留在船上找。如果像你说的是彭辉,那么彭辉已经有留在船上的借口了,又怎么会再下船走回去,最后只和杜船长他们相隔五米之远,然后又返回船上跟踪?”
    马巧巧皱眉,”师母看到的走在离杜船长他们身后五米远的人未必就是彭辉。”
    “肯定是彭辉。肯定没有周耀。”司玥终于提周耀的名字了。
    “但现在彭辉已经偷了救生船逃走了。如果不是彭辉做的,他为什么偷船逃走?”
    “有证据证明是彭辉偷了救生船?如果我没猜错,彭辉只是失踪了。而且,彭辉的失踪是周耀做的,消失的那艘救生船也是周耀做的。前天晚上,段教授和你们几个学生也认为是彭辉做的,去彭辉住的地方找彭辉,而我和左煜去找周耀。但你们在彭辉的房门前等了几个小时都没有见到彭辉,段平便让曾涛在彭辉的房门前等。结果第二天彭辉也没出现,因为彭辉早就被周耀约出去,中了周耀设的圈套,被困在岛上的一个地方。那天晚上,我和左煜在周耀门前敲了好一会儿门周耀才回来。他手上拿着一包烟,说是去驾驶员王勇那里讨的。事实上,他先把彭辉约出去,将彭辉困在一个地方后才去的王勇那里。周耀之所以去王勇那里讨烟吃,是因为王勇和彭辉同住一栋楼,王勇能证明彭辉不在的时候周耀是来给他要烟的,即使大家发现彭辉失踪了也不会怀疑到周耀的头上。在这件事上,周耀利用了时间差。”
    “左夫人,这一切都是你的猜测。”周耀低头看着岸上的司玥,不以为意地说。
    段平思索着说:“司玥,你的说辞逻辑性很严密,但这一切确实只是你的推测。现在彭辉不在是事实,救生船被偷了一艘也是事实。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你的推测就是对的?”
    “你们当然可以不相信我说的这些。既然你们不信,那你们就乘船离开吧。”说完,司玥转身。
    而她刚转身就看到左煜缓缓朝她走来。
    “教授?”司玥蹙眉,左煜怎么一个人?他没找到彭辉?
    “嗯。”左煜走到司玥面前,对司玥笑了一下。他似乎猜到了段平他们不信司玥,他轻声道:“交给我。”
    说完,左煜又走了两步,看着船上和要上船的所有人,提了嗓子说:“我已经找到彭辉了。彭辉被困在岩洞里。而困住他的人正是大副周耀。”
    左煜几句话就将司玥前面所有的推测都证实了。段平他们都惊讶不已。他们抬头,只见彭辉被两个管理员扶着一瘸一拐地朝大家走来。
    “原来真是周耀做的!”不知是段平的哪个学生说了一句,大家都愤恨地朝周耀看去。
    而却在这时,周耀纵身一跳,跳进了海里。
    肖齐和杜船长立即跟着跳下去。过了好一会儿,周耀被肖齐和杜船长从海里捞了上来,而周耀的嘴里却吐出一团鲜血出来,他咬舌自尽了。
    “周耀为什么要让船沉没?大家和他并没有什么恩怨呀?”谢丽不解地说。
    “段教授、左教授,这是刚才从周耀脖子上掉下来的。这是什么?”把周耀的尸体放在地上后,肖齐走到段平和左煜面前,摊开手心。
    只见肖齐的手心里有一节红绳,而红绳的一端系着一块两厘米长一厘米左右宽的长黑色方形木头。木头上刻着几个符号。
    司玥想起她和左煜去找周耀时,周耀的脖子上那节红绳来。
    “这是什么符号?”谢娜问。
    “是先秦时期的一种字体。”左煜说。
    “是什么字?”
    “余。”
    “余就是我。为什么刻这个字?他为什么把这个戴在身上?”学生们都好奇。
    周耀身上似乎还隐藏着许多秘密。没有人知道周耀为什么要害考古队,他身上又为什么戴着那块木头。
    第二十一章
    想让考古队的船沉没的人终于找出来了,段平很感激左煜。左煜说是司玥的功劳。段平即使不怎么喜欢司玥也还是说了感谢。司玥点了下头,疏离地说:“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
    因为周耀跳海自尽,考古队的人又都下了船。司玥出口就是赶人的话,段平皱眉,让大家上船。
    轰隆的马达声响起。司玥看着考古队的船渐渐远去,心情总算畅快了。闲杂人等都走了,没有人再来打扰她和左煜了。周耀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她该操心的事。她双手背在身后,走到左煜面前,偏着头看他,看到他脸侧沾了泥土,”噗嗤”笑出声来。
    “怎么?”左煜毫无所觉。
    “你脸上有脏东西。”司玥笑着说。
    左煜伸手摸了摸左边和右边脸,问她,”哪里?”
    司玥松开背在身后的手,抬起来指着左煜的脸,”这里。”
    “我去洗洗。”左煜走到海边蹲下,就着海水照了照,看到了脸上一小团泥土。他捧起海水洗了把脸,然后,他站起来,转身,却忽然被人用手勾住了脖子。
    左煜低头看着挂在他身上的人,他的双手自然而然地环在了她腰上,柔声道:“司玥,今天辛苦你了。”
    左煜的脸上挂着水珠。有水珠从他的脸上滑下来,落在了仰着头的司玥的胸口。司玥”呀”了一声,”好奇怪的感觉。”
    “嗯?什么什么奇怪的感觉?”左煜看着她。
    “胸。凉凉的。”
    左煜居高临下的角度把她贴在他身上的白皙的胸看得清清楚楚。”那就是凉凉的感觉,为什么要说奇怪?”又有水珠从左煜的脸上滑落到司玥的胸口。左煜的右手从她腰上拿开,抬起,放在她的胸上,将滴在她胸口的水珠缓缓抚去。
    “现在的感觉更怪了。”司玥望着他说。
    “怎么个奇怪法?”左煜看了一下四周,四下无人。他的手在她胸前轻抚,声音低沉而温柔,”难道不是舒服?”
    “啊,教授,你真坏!”司玥装腔作势地说。
    “比坏,谁都坏不过你。”左煜轻轻一笑,忽然低头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吻了一下。
    司玥不以为意,”我就当教授是在夸我了。”
    “当然是在夸你。”左煜眼里都是笑意。
    而司玥还看到了左煜眼里的红血丝。他一夜都没休息。她体贴地说:“教授,我们回去睡觉吧?”
    “你呀……”左煜误会了司玥的意思,因为司玥平时太不正经了。
    司玥说:“我说的睡觉是真正的睡觉。我不惹你。”
    虽然熬夜通宵不眠的事对左煜来说不算什么,但他还是有些疲乏的。他点头,”好。我睡一会儿就陪你。”
    “嗯。”
    ——
    左煜睡觉的时候,司玥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手机。不过,她这次看的是一本小说。她很少用手机看小说,但她有些无聊,权当消遣。书里有她和左煜经常做的事。男人喊女人”宝贝”。司玥忽然向床上熟睡的人看去,心道她的教授还从没这样叫过她呢。不知道这两个字从教授的嘴里说出来是什么样的感觉。不过,教授会说吗?
    司玥低笑,她真想试试。
    左煜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司玥不正经的笑。他坐起身来,低哑着声音喊了声”司玥”。
    司玥觉得刚睡醒的男人有一种别样的男人味。
    “教授,睡醒了吗?”
    “嗯。司玥,你在看什么?”
    司玥没回答,而是又问:“精神好了吗?有力气了吗?”
    “哦,看的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左煜下了结论,掀开薄被下床。
    司玥扔掉手机,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走到左煜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第二十二章
    左煜低头看着挡在面前的人,抬手点她的额头,”干什么?”
    “我想到一个场景。”司玥笑得意味深长。
    左煜的神色忽然一变。司玥不解地看着他,”怎么了?”
    “我忽略掉了一件事!考古队可能还有危险!”左煜抬手看了一下腕表,冲出房门。
    “哎!”司玥还没来得及说话左煜就不见了踪影。她用力跺了跺脚,”考古队!考古队!讨厌的考古队!”
    ——
    考古队的船行驶了十多分钟段平就忽然摔倒。彼时,几个学生正围在段平身边,听段平讲墓葬考古。见段平忽然倒下,学生们都一惊,忙问段平有没有事。离段平最近的肖齐赶紧把段平扶起来。
    段平摇头,对学生们说:“我的两只腿忽然疼得厉害。”
    肖齐感受到段平的重心全在他身上。他担忧地道:“段教授,很疼吗?”
    段平点头。马巧巧皱眉提醒肖齐,”赶紧扶段教授坐下来!”
    “对!对!对!”肖齐赶忙扶着段平往一旁的椅子走。另外几个学生也伸手去扶段平。
    在椅子上坐下后,谢丽问:“段教授的腿怎么了?”
    段平摇头,”不知道。就忽然疼得厉害,站都不能站。”
    “段教授先坐着休息一下看看有没有好转。”马巧巧说。
    而过了十多分钟,段平的腿丝毫没有好转。学生们都非常担忧。马巧巧寻思着说:“要不我们把船开回去吧?”
    “回去?巧巧,你是说回左教授他们那里?”谢丽吃惊地说。
    马巧巧点头,”那里应该有医生。我们得让医生给段教授看看腿。”

第10节

- 御书屋 https://www.xt51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