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短短几米,不过几秒。祁盏却觉得这几步太过难走,他双目一直看着裴乌蔓,却惶惶然看不清她的神情。
  心中杂乱的思绪让他每迈一步都如履薄冰。
  裴乌蔓站在那里,望着乔荻,脚下未曾挪动半分。
  直到黑影切断了她的视线,祁盏的出现如同一道屏障,挡住了那个正在挑衅着狂笑的女人。
  祁盏的手有些颤抖,他抓着裴乌蔓,不知是将谁从深渊中拉回。
  “看着我。”男人低声呢喃,声音中夹杂着焦躁和混乱。他试图迫使她看向自己,又或是迫使自己看清她的面庞。
  在这一刻,他的世界只有裴乌蔓,而她的眼中是否还容得下他,是他唯一关心的事情。
  祁盏也不清楚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忙了一天,他甚至无视了与裴乌蔓的教授面对面的机会。
  裴乌蔓缓缓转过头,眼神慢慢聚焦在祁盏身上。
  她的目光从初始的迷茫逐渐变得清晰,仿佛一层薄雾被吹散。祁盏的心跳加速,他几乎能听到自己血液在耳边奔腾的声音。
  时间仿佛凝滞,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只剩下他们两人。
  对上那双勾人的桃花眼,祁盏心下一震,似乎才恍然他内心深处最恐惧的事情。
  不是乔荻、不是歇斯底里和大吵大闹——
  而是裴乌蔓不变的表情,正如此刻她的眸子就像无风无波的桃花潭,平静地望着他。
  忽然,一种空空的无力感包裹住了祁盏。他觉得这是一种淡然的无视,就像一块坚冰,甚至冰封了他解释的话。
  裴乌蔓依旧那么优雅,在人群中佼佼。她得体的神情,不想泼妇般大吵大闹,给足了两人的面子。
  可是祁盏却不懂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
  他有些恼怒,有些狼狈,有些无所适从。
  他不想看到这样的裴乌蔓,他想让她吵、让她叫、让她打他。
  然而,事实却是他找不到理由去指责一位处变不惊又从容不迫的伴侣。
  无懈可击。
  ——祁盏的脑中跳出四个字来形容现在的裴乌蔓。
  一股寒意从祁盏的脚底传来,逐渐蔓延至全身,一如走在外面的寒冬。大堂不再温暖、不再明亮,寒冷无情地侵入他的血液。
  祁盏拉着裴乌蔓的胳膊,想要靠近她,想要打破她的平静,却又害怕自己只是徒劳。
  言语滚动在他的喉咙中,正要开口,裴乌蔓的动作却让他把口中的话吞了回去。
  她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了祁盏。
  “擦擦吗?”裴乌蔓看着他的嘴唇,翻开的皮下面还冒着血丝。
  祁盏哽住,咽下了内心复杂的情绪,从她手中接过了纸。
  “疼不疼?”裴乌蔓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细声细语地问着。
  她按住祁盏的手,引着他沾了沾他看不到的唇角。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