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回万事都如掌上冰(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臂留檀印齿痕香,深秋不寐漏初长。
  晨起的时候,李存勖显然有些意犹未尽,趁着李云昭昏昏沉沉还没完全醒来,吻着她睡眼惺忪的眉眼,一手扣住她后腰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想再欢好一回。李云昭眯着眼轻吟几句,并没有抬手阻止。
  咚咚咚!
  有人叩了叩门,有礼但不太多询问道,“岐王,二叔?”
  李云昭一惊坐起,拍掉了李存勖环在她腰间的手,清了清嗓子喊了句“稍等”,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换好衣服起身。
  好好好,这下彻底提神醒脑了。
  李存勖怒道:“这小子……是存心来气我的么?”他难道没有想整天腻在一起的心上人么?这么早起想干什么?
  李云昭捏了捏他的手臂,瞧着上头留下的齿痕低眉一笑,“好啦。说好今日送你们启程的。你想出尔反尔?这可不像你。”她转过身,让李存勖帮着系上了外裙。李存勖衣着比她简单许多,三两下便换好了衣服。
  她揽镜自照,也不多做装扮,只略略描了描眉,将长发简单挽起,用一根青玉簪固定,把衣领往上提了提,遮住脖子上鲜艳的红印,左看右看确定没有问题后才起身推门。
  张子凡仔细瞧了瞧二叔黑如锅灰的面色,一脸无辜地推卸责任,“是六叔让我来请二位的。”
  这里头当然也有他自己的意思,但他不会说。
  李存勖冷笑一声。
  李存礼陪着两位母亲缓缓走来,对上二哥的冷眼十分有闲心地挑了挑眉,“二哥,你可叫母亲们好等。”
  曹太后笑呵呵道:“不妨事,不妨事!”她也有年少情深的时候,很能体会儿子眼下恋恋不舍的情态。
  曹太后拉着儿子殷殷嘱托,时不时也照顾张子凡几句。张子凡耐心倾听着,习惯性伸手过去要挽陆林轩。
  扑了个空。
  陆林轩退到李云昭身边,不好意思地对了对手指,“子凡……我想留在昭姐姐身边帮忙,尽绵薄之力。”
  “嗯???”
  “你想呀,昭姐姐和你二叔都处在风暴中心,都需要人手帮忙,你呢自然和你二叔更亲近,我呢自然更想在昭姐姐这边,雪儿姑娘和圣姬姐姐们都是我的老熟人了,相处起来不会有问题。”
  之前一直都是昭姐姐在帮助他们,她也想回报她。
  日后她和子凡正式成亲,要一同掌管天师府,怕是少有机会再走南闯北了。
  张子凡想着此一别不知多久才能再见心上人,面上强颜欢笑应和。
  李存勖心情大好,催促道:“贤侄,何必做小儿女情态。我们这就动身。”
  张子凡惆怅想:他们用的是晋星刺,也不是回旋镖啊。
  萤勾远远看着,旧事重提:“喂,真的不需要我帮忙么?”她手掌一横,在空中重重斫落,示意弟弟。就她这几日的观察,弟媳和那个李存勖在一起的时候多些,弟弟嘴上不说,心里可不知道怎么哀怨呢。
  这次侯卿竟沉默了许久。
  人生天地间,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①纵知得失往往不尽人意,机关用尽也是徒然,可人心苦不足,得陇复望蜀,得到了她的青睐,又贪心地想要更多。
  “……多谢姐姐美意,不必。”
  萤勾轻轻“嘁”了一声,见李存勖和张子凡这对叔侄已然走远,三步并作两步跳了出去,撞进李云昭怀里,脸上极自然变作阿姐性格的神态,毫不见外地在李云昭脸上重重嘬了两口,振振有词道:“弟媳妇,弟媳妇!我也要走啦,临行前道个别呗!这一口是替我自己亲的,这一口是替我弟弟亲的!”
  侯卿心道:这个倒用不着替我……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